百科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全宋诗 > 诗正文

寄蔡氏女子二首 其一 王安石

作者:王安石 来源:全宋诗 时间:2017年06月23日 15:49:02
韵律:押二十六宥
格律:古体诗

《寄蔡氏女子二首 其一》简体版

建业东郭,望城西堠。

千嶂承宇,百泉绕霤。

青遥遥兮纚属,绿宛宛兮横逗。

积李兮缟夜,崇桃兮炫昼。

兰馥兮衆植,竹娟兮常茂。

柳蔫绵兮含姿,松偃蹇兮献秀。

鸟跂兮下上,鱼跳兮左右。

顾我兮适我,有斑兮伏兽。

感时物兮念汝,迟汝归兮携幼。

《寄蔡氏女子二首 其一》繁体版

建業東郭,望城西堠。

千嶂承宇,百泉繞霤。

青遥遥兮纚屬,綠宛宛兮橫逗。

積李兮縞夜,崇桃兮炫晝。

蘭馥兮衆植,竹娟兮常茂。

柳蔫綿兮含姿,松偃蹇兮獻秀。

鳥跂兮下上,魚跳兮左右。

顧我兮適我,有斑兮伏獸。

感時物兮念汝,遲汝歸兮携幼。

《寄蔡氏女子二首 其一》格律简体版

建业东郭,望城西堠。

仄仄平仄,仄平平仄。

千嶂承宇,百泉绕霤。

平仄平仄,仄平仄仄。

青遥遥兮纚属,绿宛宛兮横逗。

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仄。

积李兮缟夜,崇桃兮炫昼。

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

兰馥兮衆植,竹娟兮常茂。

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

柳蔫绵兮含姿,松偃蹇兮献秀。

仄平平平平平,平仄○平○仄。

鸟跂兮下上,鱼跳兮左右。

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

顾我兮适我,有斑兮伏兽。

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

感时物兮念汝,迟汝归兮携幼。

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

《寄蔡氏女子二首 其一》注释

生平

王安石父亲为都官员外郎王益。王安石少好读书,一过目终身不忘,写文章时动笔如飞,看到的人皆佩服其精妙。19岁前的王安石随父四处游历,接触社会现实,深深了解民间疾苦。于宋仁宗庆历二年(1042年)高中进士第四名,签书淮南判官,去鄞县当知县。“起堤堰,决陂塘,为水陆之利”。嘉佑二年(1057年),任常州(今江苏省常州市)知州,得与周敦颐相知,声誉日隆。嘉佑三年十月下旬,被召回京师。

《晩笑堂竹荘画传》王安石画像

嘉佑三年(1058年),朝廷委派王安石为三司度支判官,王安石在就任之后,向宋仁宗上万言书针砭时弊、要求改革,“因天下之力以生天下之财,取天下之财以供天下之费”。宋神宗久慕其名。熙宁变法时,王安石提出“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是为三不足之说。天变不足畏,即人间不关天,带唯物主义色彩。祖宗不足法,强调社会在变革发展。人言不足恤,不必在意保守派。

熙宁二年(1069年)宋神宗时,王安石任参知政事,在中央设立改革机构制置三司条例司,推行了青苗法、农田水利法和募役法等新法;改革科举制度,不再注重诗词歌赋;改革官制,加强尚书省实权,裁冗官;改军制,进行火器开发,推行保甲制度,注重练兵。熙宁三年(1070年)升任宰相(中书门下平章事),熙宁五年(1072年)八月,派秦凤路沿边安抚使王韶用兵西夏,发动“熙河战役”,收复了河湟(青海省东北部)失土,对西夏战争转守为攻。

变法一开始就遭到官僚和地主的强烈抵制,在政府机构改革推行难度大,又急于求成,地方官员带抵触地执行,对一般民众的生活产生不利影响。旧党首领司马光去信,希望王安石不要一意孤行,停止变法。王安石在回信中说:“人习于苟且非一日,士大夫多以不恤国事,同俗自媚于众为善。”

《宋史》上说:“于是吕公著、韩维,王安石藉以立声誉者也;欧阳修、文彦博,荐己者也;富弼、韩琦,用为侍从者也;司马光、范镇,交友之善者也:悉排斥不遗力。”慈圣、宣仁两太后也在宋神宗前哭说:“王安石乱天下。”而他也用人不善,阵脚不稳。终在1074年、1076年两次被罢免职务。

宋神宗死后,原反对派首领司马光(曾因与王安石政见相左而被排挤)在两太皇太后的支持下任宰相,几乎废除了所有法案,从此新旧党争不断。变法失败后,司马光的行动对他打击很大,王安石退居江宁(今江苏南京)。元佑元年,王安石在江宁府的半山园去世,宋哲宗赵煦追赠王安石为太傅,并命中书舍人苏轼撰写《王安石赠太傅》的“制词”。

王安石是唐宋八大家里唯一没有遭逢贬谪的人。

名人轶事

王安石为人特立独行。据载,他常不梳洗就出门会客,看书入神时则会随手拿东西吃,吃了鱼食也不知道。署名苏洵但普遍认为是伪作的《辨奸论》就是影射王安石的,其中写道:“夫面垢不忘洗,衣垢不忘浣,此人之至情也。今也不然,衣臣虏之衣,食犬彘之食,囚首丧面而谈诗书,此岂其情也哉?”苏轼和王安石也历来不睦,王安石喜好惊人之言,苏轼曾作文讥讽。民间也有不少两人斗智的故事,如冯梦龙《警世通言》中有“王安石三难苏学士”一篇。

王安石认为吃饭是非常浪费时间的事情但又不得不吃。有一次他的妻子煮了一道菜给他吃,王马上就吃完了,王妻以为他喜欢这道菜所以天天煮,王安石也天天吃从无怨言,某天王妻忍不住询问王安石天天吃同一道菜不腻吗,王安石竟回答“我有吃过那道菜吗?我都没注意只想赶快吃完饭去办正事。”由此可见王安石既无生活情趣也不注重仪表又喜出狂言,是彻头彻尾的怪人,对他而言普天之下除了读书跟办公之外没有重要的事情。

更多王安石的诗

相关全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