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解密 > 正文

苏峻之乱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8-04-04 01:10:42

庾亮当政,表面上似乎有些魄力,想将苏峻一棍子打下去,但他既无作战经验,又不愿接受别人的意见,一味拒人千里之外。

327年冬,苏峻造反的风声到了朝廷,王导的属官陶回等对王导说:“应该在苏峻兵马来到前,赶紧在阜陵(今安徽全椒东南)截断他们的来路,派兵守住长江对岸的当利口(今安徽马鞍山市对岸)。苏峻的兵马不如我们多,一仗就可以取得胜利。如果不先下这着棋,让苏峻先渡过江来,到那时,人心惶惶,就难以作战了!”王导很同意这个建议,但庾亮却不愿采纳。十二月里,苏峻先发制人,派猛将韩晃、张健渡江,打下了姑孰。姑孰是当时水陆转运重要码头,囤积着许多盐和米,都被苏峻夺去了,庾亮这才后悔莫及。

徐州刺史郗鉴要求率部南下,保卫京城。庾亮认为他应该防御北方石勒等强敌,不要他回南方来,却命令左卫将军司马流去抵挡韩晃,司马流是一片树叶掉下来还怕打破头的将军,两军才摆开阵势,他已吓得不知自己的腿长在哪儿了。结果队伍被打垮,他也被杀。

第二年正月,苏峻率领两万人马渡江,在牛渚矶登岸,向建康挺进,朝廷兵马节节败退。二月里,苏峻到了蒋陵覆舟山(又名玄武山,在今南京紫金山一带),要包围建康。陶回对庾亮说:“苏峻知道京城北面的石头城有重兵守卫,他们一定从南边的小丹阳[1]进攻,最好设下埋伏,在半途打他一个措手不及,那就可以活捉苏峻了!”庾亮又不听从这个计谋。苏峻果然取道小丹阳,因为是夜里行军,迷失了道路,队伍乱不成军,这时如果有伏兵突出,苏峻确实可以束手就擒。事后庾亮听到这个消息,只得埋怨自己,急派卞壶领军抵敌。苏峻整军迎战,杀死杀伤卞壶将士上千,并乘胜攻进建康城,顺风纵火,官府衙门几乎全被烧成一堆瓦砾。

卞壶患了背痈,还没痊愈,就带着兵马浴血奋战,英勇牺牲。他的儿子卞胗〔zhēn〕、卞盱看到父亲被杀,豁出命来冲向苏峻阵营,终因寡不敌众,同时阵亡。后人为了纪念他们父子三人的殉难,修建了一座卞壶祠。明朝永乐年间,又于祠内挖了一口井,名为“忠孝泉”。此井水清味甘,久旱时也不干涸(现祠已无存,古井尚在)。

带兵来保卫京城的庐江太守陶瞻(陶侃的儿子)等守卫皇宫的云龙门,都在作战中被杀。庾亮率领将士,在宣阳门摆下阵势,想抵挡苏峻,但队列还没整理完毕,士兵们丢了盔甲刀枪,都溃散了。庾亮急忙带了十几个将士,到大江边下了船,想逃到浔阳(今九江市)去。有些乱兵要上船抢财物,庾亮左右随从拿起弓箭,要射杀这些乱兵,但慌慌张张,却将船上的舵工射死了。随从们大惊失色,怕受罚而想逃跑,庾亮反而镇定起来,叹息地说:“这样的箭射在敌人身上,敌人岂不都应弦而倒。”随从们听他这么说,就放了心。幸好又赶来一批救援的将士,才将局面稳定下来,当即换了新舵工,扬帆直使浔阳。

苏峻的士兵冲进宫殿,司徒王导、侍中褚 img〔shà〕和一些大臣护卫着八岁的晋成帝坐在太极殿上。褚 img对士兵大声道:“请你们苏将军来朝见当今皇上,众人不得无礼!”士兵们不敢上殿,转身突入内宫,大肆抢劫。在宫外,士兵更是胡作非为,不论是男是女,都被扒光衣服,搜索财物。这时还是早春二月,严寒刺骨,人们只得用旧席和草苫掩盖自己,或用碎土堆在身上抵御寒冷,还是冻得直发抖,号啕大哭的声音响彻宫城内外。无数宫女,甚至皇太后左右的侍从都被掠夺。官员们被赶在一起,光禄勋王彬等大官也被鞭子抽打着肩挑财物送到蒋山大营去。东晋立国已有十一年,积储的蔴布有二十万匹、绢数万匹、金银五千斤、钱亿万以上,都被苏峻的军队掠夺一空。晋成帝只靠残留下来的几石米糊口度日。皇太后庾文君不堪逼辱,一个多月后忧愤而死,时年三十二。

苏峻随即代朝廷下了诏书,除庾亮兄弟外,都在大赦之列,他自命为骠骑将军,录尚书事,总管朝政。王导资历深,声望高,仍以本官(司徒)位于苏峻之前,协助执政。祖约被任命为侍中、太尉、尚书令。苏峻还派兵去攻打庾亮的弟弟、吴国内史庾冰。庾冰抵抗不住,单身和一个小卒逃到会稽去。苏峻下了通告悬赏捉拿他,他们到了钱塘江边,小卒搞到一条小船,让庾冰躲在船舱里,上面覆盖着大堆的粗芦席。小卒故意喝得醉醉的,嘴里胡乱地唱着,手里拿了船桨,敲打着芦席,对巡逻的士兵疯疯癫癫地说:“你们要抓庾冰吗?庾冰就在我船里!”庾冰在船舱里吓得直打哆嗦。那些巡逻的士兵都认为这船夫是个醉鬼,在说胡话,也不搜查,就让他过江去,庾冰这才脱了险。事平后,庾冰要重重报答救命之恩,小卒只要每天有酒喝就行。庾冰给他造了几间大屋,赏他几个奴婢,使他家中常有一百斛的酒,直到他死为止。

庾亮逃到浔阳和温峤见了面,准备共同讨伐苏峻。他俩互推为盟主,温峤的堂弟温充认为他们总共只有七千兵马,靠这点兵力是不够的,因而对庾亮和温峤说:“征西大将军陶侃位重兵强,还是推他为盟主吧!”庾亮原先最妒忌陶侃,这时可也没办法了,只得让温峤派部将王愆期为专使,去联络陶侃。陶侃深知庾亮过去一个劲地防备自己,因而满腹怨气,不愿出兵,只是愤愤地说:“我是守卫边界、防御外敌的,不敢超越职权。”温峤无可奈何,只得写信给陶侃说:“将军暂且守住疆土,我们就先走一步。”送信的使者走了两天以后,温峤的参军毛宝知道后,对温峤说:“要举大事必须和天下义士一起干,不能各有各的做法,应该追回使者,重改信件内容,还是要求一块儿进军讨伐。”温峤照办,陶侃总算答应了,派部将龚登带兵和温峤一同进军。温峤和庾亮共推陶侃为盟主,并发出文告,宣布苏峻和祖约的罪状,队伍登上兵船,向建康驶去。

陶侃回头想想,肚子里的怨气又上来了,派人去追龚登回来。温峤痛切地写了一封信给陶侃说:“苏峻、祖约凶逆无道,人人切齿痛恨,现在各路兵马都已在半途中了,这番讨伐苏峻和祖约,犹如以石投卵。你如召回兵马,也会使别人三心二意,几乎成功的事业,就即将面临失败!人们不理解你,会以为你不愿扫除叛逆。这种闲话传开去,怎么能挽回呢?”王愆期又面对陶侃说:“且看苏峻攻入建康后的作为,真是人面兽心的豺狼。他得势后,四海虽然广阔,会有你立足之地吗?”陶侃这才下定决心,换上戎装,登上战船,亲率大军,日夜不停地顺着大江逐波而下。

陶侃和温峤、庾亮在浔阳会师,人们纷纷议论陶侃对庾亮恨之已极,可能要怒斥庾亮逼反苏峻,贻误军机,致使京城失陷、成帝蒙难等,并以这些罪名来杀害庾亮。庾亮听到后,想逃窜,觉得不合适;要去会面,又怕被杀,真是进退两难。温峤深知陶侃一贯吃软不吃硬,就要庾亮主动找陶侃,将过错全揽在自己身上。庾亮听从温峤的话,先去拜见陶侃,跟陶侃一见面,就深深下拜,陶侃没想到庾亮会来这么一下子,惊异中,气就消了一半,立即制止庾亮再拜,但嘴上还是讽刺说:“庾元规(庾亮字)还拜陶士行(陶侃字)吗?”停了一刻,又挖苦道:“你过去整修石头城,是为了防备老子,怎么今天要求老子跟你们一块儿去打石头城?”庾亮一个劲地低声下气,引咎自责,说了不少情恳意切、痛悔交加的话,陶侃也不好意思再多说气话了,随即摆开酒宴,欢庆会师,和众人谈笑风生。

四万大军分水陆两路向建康进军,途中旌旗招展,鼓声响彻云霄。苏峻逼迫晋成帝离开宫殿住到石头城去,庾亮早先为了防备苏峻等而整修加固的石头城,现在反而成为苏峻抗击庾亮的城堡。八岁的晋成帝被迫去石头城,痛哭流涕地上了车,这时正值大雨过后,道路泥泞不堪,车子没法走,苏峻给了他一匹马,他也不敢骑,只是哭鼻子。到了石头城,苏峻让人腾出一间旧仓库给这娃娃皇帝住,苏峻三天两头到他跟前用粗话辱骂,吓得晋成帝整天提心吊胆。

陶侃、庾亮、温峤的征讨大军是从建康西南而来,这是西路军;会稽内史王舒和奋武将军庾冰等率兵一万从建康东南的会稽郡一带,也来讨伐苏峻,这是东路军。

西路军到了建康白石山[2]南麓,当夜开始修建战垒,拂晓时就造成了一座“白石垒”。庾亮率两千人守垒,苏峻带了一万多步兵骑兵来猛攻,没有攻下。这个白石垒以后就成了建康军事重地[3]。

徐州刺史郗鉴也带兵前来征讨苏峻,陶侃上表要郗鉴都督扬州八郡诸军事,统领东路军,坐镇京口。陶侃令郗鉴与后将军郭默在曲阿(今江苏丹阳)附近筑了三个战垒,开辟了一个东战场,以分散苏峻的兵势。

整个战线拉得很长,祖约派侄子祖涣去攻打浔阳的湓口,企图截断陶侃和江州、荆州的联系。陶侃要亲自去应战,毛宝自告奋勇率军前去拦击。祖涣凭着兵势强大,在途中想顺手牵羊,将谯国内史桓宣在马头山(今安徽潜山县境内)的驻军收拾掉。毛宝闻讯去救援,被祖涣打得大败,一支飞箭穿过毛宝的臀部,刺透马鞍。毛宝面不改色,叫人按住马鞍,将箭拔了出来。鲜血沿着大腿流下,灌满了靴子。他咬住牙关,忍住疼痛,下令反击祖涣,并亲自一马当先,怒砍强敌。将士们看到他那不怕死的猛劲,也都奋勇冲杀,终于转败为胜,杀得祖涣部众四散奔溃,桓宣方才突围而出,和毛宝会师。

这一仗使浔阳附近的威胁解除,而建康附近的战斗却方兴未艾。


[1]小丹阳:今南京江宁区西南角丹阳镇,紧临安徽当涂;相传秦始皇南巡时,见此地处处枫叶火红而名之;为了与后世的江苏镇江丹阳县加以区别,民间俗称“小丹阳”。

[2]即今南京中央门外幕府山,古代盛产白云石,故以为名。

[3]后人在此地筑白下城,还设置过白下县,所以今南京在古代又别称“白下”。

上一篇:勿越雷池一步的由来

下一篇:高山崩,石自破

标签:东晋
故事:东晋的野史揭秘
声明:苏峻之乱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相关知识链接

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