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解密 > 正文

石勒灭前赵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8-04-04 19:06:30

前赵、后赵立国已近六年,双方经过准备,兵强马壮,争个你死我活的时间终于来临了。

刘曜要报新安之仇,派中山王刘岳带了近两万人攻打后赵的洛阳。后赵当然不甘示弱,由中山公石虎率领步兵骑兵共四万人来应战。前赵的中山王打不过后赵的中山公,刘岳和将佐八十多人以及氐、羌部众三千多人一起被俘并被送到襄国,还有九千多士兵被石虎活埋。刘曜听到败讯,悲痛已极,穿了丧服,在长安郊外哭了七天,又恨又气得了病。前赵和后赵的冤仇就愈积愈深。

三年以后的328年,也就是东晋苏峻之乱的时候,石虎带了四万人马入侵前赵,前赵闻风投降的有五十多个县。后赵军队如秋风扫落叶,打到黄河东岸的蒲坂(今山西风陵渡北)。前赵刘曜亲自率领精锐水陆大军十万人来救蒲坂。石虎眼见寡不敌众,悄悄地撤退。刘曜当然不肯放松,日夜猛追,赶上了石虎,展开一场血战。石虎向东败逃,一路走一路丢下尸体,尸体绵延二百多里,遗弃的物资和兵器价值亿万以上。刘曜得意忘形,丢开石虎不追,两眼盯住洛阳,渡过黄河,围困守着洛阳金镛城的石生,决水灌城,石生死守不降。消息传到襄国,震动了后赵朝野。

石勒决心调集兵员去解救洛阳之围,他的心腹程遐劝阻说:“刘曜大军不远千里而来,势难持久,但大王也不宜亲自出兵,否则不会有好结果的。”石勒气得拔出剑来,赶他出宫。

石勒是靠着谋主[1]张宾起家的,人称张宾“机不虚发,算无遗策”。张宾之位虽在群臣之上,但他待人谦虚,对人一视同仁,屏绝阿谀逢迎。石勒对他十分尊敬,称他为“右侯”而不直呼他的名字。张宾死于322年(后赵立国后三年),当时石勒流着泪对人说:“莫非老天爷不让我成全大业,为什么这么早夺去我的右侯?”国舅程遐代替张宾为右长史,石勒找他商讨军国大事,他常常对答不上。石勒长叹说:“右侯撒手走了,要我和程遐这种人共事,老天爷对我太残酷了!”因此整天愁闷不堪。

在这个紧要关头,程遐又是话不投机。石勒总得找人从长计议,就想起了徐光。徐光是顿丘(今河南清丰西南)人,家庭贫苦,父亲徐聪是牛医。徐光自幼好学,有文才。石勒的骁骑将军王阳攻打顿丘时,俘获了十三岁的徐光。王阳看他伶俐可爱,叫他喂马。但徐光不去铡草拌料,却常常在拴马的木柱和房梁上写诗题赋。王阳气得吊他起来狠打,他整夜哭喊不停。有人报告石勒,石勒叫他到跟前,给了纸笔,他当场写出歌功颂德的诗赋,因而受到赏识,做了官,多年后当上了记室参军。有一次,石勒召见徐光,不巧他喝得沉醉如泥,叫也叫不醒,石勒大怒,降他为牙门将。徐光一贯狂妄自大,降为牙门将后,在石勒身边侍卫,板着脸,还老是摔袖子,两眼望着天不吭声。石勒更加生气,将他及其家属一起关在监牢里。徐光却也泰然自若,在狱中两年多,写了十多万字的经文注解。

这时,石勒下令从狱中释放徐光,请来重做座上客,并当即和他商量说:“刘曜乘胜围攻洛阳,庸人们都说其锋不可当。如果洛阳失守,刘曜必定席卷北上,我的大事就危险了,如今刘曜带甲十万,攻一城近百日尚未得破,师老卒疲;而我军养精蓄锐出去,一战就可以活捉刘曜。你以为如何?”徐光答道:“刘曜大败石虎后,不趁势进攻襄国,却去攻打洛阳,其无能已可知了。现在大王亲自出征,平定天下在此一举,时机切不可失!”

石勒立即下令内外戒严,如果还有来劝阻出兵的要砍头。他亲自率领四万步兵骑兵进军洛阳。这时正是十一月里,据说到了延津(今河南延津东)渡口,突然天气转寒,黄河在一夜间冰结得厚厚的。大军顷刻履冰而渡,石勒就此改名延津为灵昌津。

石勒对徐光说:“刘曜如果集中军队于成皋[2],这是他的上策,其次是在洛水边上阻击。倘若他守在洛阳城边不动,就将束手就缚!”

328年十二月,石勒来到成皋,看不到前赵将士的踪迹,高兴得以手指天,又以手加额,大叫“天也”,认为这是天意所在,他即将大功告成了。石勒的各路人马齐集成皋,共有步兵六万,骑兵两万七千。他下令卷甲衔枚,悄悄从小路飞速行军,取道巩县(洛阳东几十里、今巩县西)西南,如利剑般直插洛阳。

刘曜久攻金镛不下,还满不在乎,和一些宠幸的臣子们整天饮酒戏耍,从不去慰问一下将士。倘若有人说几句逆耳的话,就要被他砍头,因而军心日趋涣散。刘曜正要计议如何增兵荥阳阻击石勒时,洛水边上的巡逻兵已经同石勒的前锋打起来了。被俘的后赵士兵被押送到刘曜跟前,他才知道石勒亲自带领声势浩大的兵马很快就要来到身边。刘曜慌忙撤下围困金镛城的将士,在洛阳城的西面摆列阵营,从南向北绵延十多里路,据称有十多万人马。

石勒观察刘曜的阵势和兵力,愈发得意了。他对左右将吏们说:“现在就可以向我祝贺胜利了!”

当时刘曜队伍守在城门外,阻止石勒入城。石勒派勇士从小道潜至城边,穿了带钉的铁屐,攀登进城,然后打开洛阳西南的宣阳门,石勒大军就此冲杀进城,和原来守城的石生队伍会师。石勒又命令石虎带领三万步兵猛攻刘曜中军;石堪和石聪各带精骑八千扫荡刘曜前锋;石勒亲自带领主力一部,从洛阳西面北头的阊阖门出城,夹击刘曜的队伍。大决战的战场就在宣阳门前。

刘曜一贯好酒,晚年更是嗜酒如命。这次要和石勒一决雌雄,他喝了几大碗酒壮胆。临战前,他常骑的通身红似火焰的高头骏马突然得了病,马腿卷曲不能伸直,马头低垂不能抬高,刘曜没奈何,只得换了一匹坐骑上阵。出营时,他又喝了一大碗酒,到了宣阳门前,摇摇晃晃地指手画脚,指挥队伍。石堪看到刘曜的醉态,立即命令将士们拼死冲击。刘曜酒醉糊涂,稳不住阵脚,只得随着撤退。仓促之间,马蹄陷入石渠河水的冰洞里,把他摔在冰层上。他竭力抵御敌人,全身伤了十几处,身体前后被刺了三个洞,鲜血染红了冰层,终于被石堪活捉。

前赵军队眼见统帅被擒,更是无心抵抗。这场大战中,前赵士兵被斩首者五万多人。石勒最后下令说:“我们要抓的只是刘曜本人,现已俘获,其余将士就给一条生路吧!”后赵从会师成皋到打垮前赵军队,生俘刘曜,不过五天时间。

石勒胜利回师襄国。行军途中,还特地给重伤的刘曜一辆马拉的车,又派随军医生特别照护,慢吞吞地走了十四天。到襄国后,三年前被俘的前赵中山王刘岳等人,穿了华丽的衣服,去见刘曜。刘曜感慨地说:“我还以为你们早已尸骨成灰,想不到石王(指石勒)仁厚,你们能活到现在。想起我过去抓到石家的人就杀,真是惭愧!我今天受祸,也是份有应得!”石勒要刘曜写信给他在长安的太子刘熙,命令他们火速投降,但刘曜写道:“你们要捍卫社稷,不要因我而动摇决心!”石勒见信恨极了,过了一个时期,就杀了刘曜。

刘熙害怕石勒立即打到长安,带着文武百官逃到秦州上邦,苟延残喘。石虎统领两万骑兵杀到上邦,刘熙等王公将吏及随从共三千多人,都被活捉,又被杀得一个不留。一般文武官员、流民和秦州雍州的大族和家属,共九千多人,被带到襄国安家落户。关中地区的氐族、羌族十五万户,被迁到司州和冀州去开荒种地。在洛阳,刘渊立国时所依赖的匈奴族还有五千多人,都被活埋。自从刘渊在304年(西晋惠帝永兴元年)十月自称汉王,传刘聪、刘粲、刘曜,到329年(东晋成帝咸和四年)九月刘熙被杀,共二十五年而灭亡。

后赵消灭前赵后,中原和关中地区统一。第二年二月,群臣纷纷要求石勒称帝。石勒还谦虚一番,自称大赵天王,实际上按皇帝的身份办事。到了九月里,群臣又再次申请,石勒正式宣告即皇帝之位,改元建平,照例大赦天下。

332年正月,石勒大宴文武官员,一起饮酒狂欢。石勒对中书令徐光说:“你看我可以比得上古代哪一个帝王?”徐光回答:“陛下神武,富有谋略,赛过汉高祖刘邦,后代再没有人可以比得上!”石勒笑道:“人岂无自知之明,你说得太过了!我如遇到汉高祖,应该对他称臣,与韩信及彭越可以并肩而立。倘若我遇到东汉光武帝刘秀,那就要和他并驾齐驱,争雄于中原,还不知鹿死谁手呢?”他接着又说:“大丈夫做事总要磊磊落落,像日月一般光明。我决不学曹操和司马懿,欺侮孤儿寡妇,厚颜无耻地夺取天下!”

石勒虽然识字不多,但喜欢听别人给他念书讲历史,共同议论古今得失,别人也很钦佩他的独到之见。他曾经叫人读《汉书》,听到郦食其〔lí yì ji〕劝刘邦广立战国诸侯的后裔时,就插嘴大声说:“这个办法坏透了,怎么还能取得天下呢?”接下去,他听到张良终于说服刘邦不这样办,这才平下气来道:“幸好有这么一着!”

石勒相当注意吸取历代统治经验。他嫌晋律太繁杂,不适用于乱世,就命人采录主要内容,制定了五千多字的《辛亥制度》,颁行全国。右勒又任命续咸(曾任刘琨的从事中郎)为律学祭酒。续咸执法如山,但又不用苛刑压人。石勒也常奖励遵守法纪的人。有一天深夜,石勒换上便衣,独自察看宫内禁卫,到了永昌门,故意拿出许多金银财帛给守门官王假,要他私自放行。王假没有认出是石勒,命令士兵捆绑他。幸好石勒的侍从赶到,才制止住。第二天,石勒叫王假上殿。王假忧心忡忡,认为石勒素来暴躁,去了是九死一生。不料,石勒大大表扬他刚直忠勇,升任他为振忠都尉,封为关内侯。

石勒还派使者巡行地方,督促农桑生产。他又命令各州郡普查户口,每户每年出帛二匹、谷二斛,赋税比西晋要轻一些。石勒还严禁酿酒(除了用于祭祀宗庙的甜酒),以节约粮食,后来确实数年之内,无人敢私酿。在用人上,石勒恢复了九品中正制,使高级士族仍有一定的地位,但他也能放手任用出身寒微的人。石勒还在襄国设立太学,在将佐僚属的子弟中选送三百名学生去读书,培养人才。

当时统称北方各民族为胡人,石勒规定胡人为国人,中原地区的汉人就称为晋人。但他又严禁胡人凌辱晋人中的衣冠世族,特别是后赵的官吏中,仍有不少是汉族儒者。不过,由于避讳,石勒不准人们讲“胡”字。有一次,一个胡人喝醉了酒,骑着马闯入宫门,横冲直撞一圈又走了。石勒听到后大发雷霆,把管理宫门的小执法官冯翥〔zhù〕叫去,骂道:“法令有如军令,宫门紧于营门,刚才什么人敢私闯宫廷?你为什么不制止?”冯翥担心军法从事,会被砍头,吓得魂不附体,赶忙回答:“刚才有个醉胡飞马闯进来,我又喊又拦,可是同他说不上话。”话一出口,他才觉得“醉胡”冒犯了忌讳,理当加罪,更是直打哆嗦。石勒却笑眯眯地说:“是呀!同胡人真是难得说上话!”就此原谅了冯翥。还有一次,石勒任命参军樊坦为章武郡(治所在今河北大城)内史,樊坦受宠若惊,进宫辞行。石勒看他穿戴尽是破旧的衣帽,问道:“听说你家穷,怎么穷到这种地步?”樊坦一贯朴实,当时脱口而出,说:“我原本是穷,前几天几个羯贼进了我家,里里外外抢得只落个家徒四壁!”石勒笑着说道:“羯贼竟抢得这样凶啊!这都由我来偿还吧!”樊坦这才想到石勒就是羯人,吓得把头叩得像捣蒜泥一般,冷汗和眼泪直流。石勒劝慰他说:“我的法令是针对那些凡夫俗子的,你老书生随便讲讲,没关系!”随即送给樊坦三百万钱,让他去购置车马衣物。

石勒比较注重政治建设,能鼓励生产,又善于用人,在处理民族关系上,也比刘曜高明一着。因此,终于战胜并兼并了前赵,暂时统一了北方。


[1]谋主:对首席谋士的尊称。

[2]在今河南巩县东北,洛阳东,黄河南岸。其地利于攻守。

上一篇:刘曜耀武关中

下一篇:帝妻楷模长孙皇后

标签:东晋
故事:东晋的野史揭秘
声明:石勒灭前赵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相关知识链接

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