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解密 > 正文

以假乱真人命案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7-11-09 16:37:01

清朝道光年间,四川总督鄂山曾以昏庸溺职的罪名,向皇帝奏请将仁寿县知县李峻声革职。究其原因,就在于李峻声办理两起人命案时,被刑书邹居贤捉弄,以假乱真。这两起人命案互相牵连,案中有案,轰极一时。

仁寿县某山村有个财主,名叫骆先扬,手下有雇工姚二娃、欧娃,佃户林锡仁、林贵父子等人。

道光十三年(即1833年)八月二十日上午,林贵在佃种的土地上耕作,欧娃在山坡上割草。同村农户刘芳忠偷偷钻进林贵所佃的山林中砍伐树枝,欧娃看见,就喊叫林贵捉拿。刘芳忠赶快将所折树枝放进背篓逃跑。

林贵放下手中工具,追上刘芳忠,将背篓夺下,声言要将刘拉到乡约处理论索偿。刘芳忠不肯去。林贵一生气,挥拳朝刘芳忠顶心打去。刘芳忠被击倒地,呻吟声唤,不能起来。林贵怀疑他有意撒赖,不予理睬,径自下山,仍与欧娃各自干活。当时路过这里的刘正新以及正在坡下梨田的姚二娃都看见他们吵打,但没有理会。

将到正午,林贵不见刘芳忠身影,再到山上观看,只见刘芳忠躺在地上,但已气绝身亡。林贵害怕问罪坐牢,就喊来欧娃帮忙,将刘芳忠尸体丢进离此不远的堰塘里,并伪造刘失足落水溺死的现场。回到山上,又拿起刘的背篓,放在堰塘边。一切布置完毕,才和欧娃回家吃饭,并嘱咐欧娃不要声张。

回到家中,林贵将打死刘芳忠,伪造落水现场的情况告诉他的父亲林锡仁。林锡仁心中害怕,就前往佃主骆先扬家告知此事。当时邻居刘友庭,肖显位也在骆家,听到了林锡仁的叙述。林恳求骆,等刘芳忠儿子来时,如果他们没有看出伤痕,就别再报请验尸,以失足落水而死埋葬算了。骆先扬等人害怕案发拖累自己,就点头答应。

一切布置妥当,林锡仁就找人喊来刘芳忠的儿子刘明富、刘明贵,带至堰塘前,告诉他们,刘芳忠落水而死,背篓还在塘边。兄弟两人请刘友庭帮助将尸体捞起。刘芳忠伤在顶心,刘明富他们没有将头发分开仔细观看,所以没有看出伤痕,相信父亲真是不慎落水。骆先扬等也在旁边说既是溺水毙命,没有必要报县官验尸。刘明富便请刘友庭帮忙,将父尸抬回草草埋葬。

由于知道刘芳忠真实死情的人太多,渐渐地,刘芳忠是被人打死的消息便传开了,传到刘芳忠已出嫁女儿王刘氏的耳朵里。十月十四日,她特地回娘家,叫兄弟刘明富前往县衙告状,为父伸冤。仁寿县知县李峻声接到状纸,发票差高元童、鄢兴等前往传唤骆先扬、刘友庭到县候审。

骆先扬接票心中十分惊慌,于是即前往县中。路过铺场时,因与店主杨太熟识,知道他的舅舅邹居贤是县衙刑书,所以想请杨太转托邹居贤从中关照。他走进店中,向杨太说明来意,表示:如果邹居贤能挡住知县不验尸,不追究私埋之罪,事成之后,送邹谢礼五十两白银。

杨太马上答应。两人来到城中,杨太找到邹居贤,如实相告。邹见财起意,满口答应,要杨太转告骆先扬准备银两。

十月二十日,李峻声升堂,先传讯骆先扬和林锡仁,他们都叩头诡称刘芳忠为自己落水而死,林贵并没有殴打他。然后又传死者亲属王刘氏、刘明富等到堂,要他们指出其父伤在何处,以便检验。由于他们在殓埋尸体时没发现伤痕,此次控告又是听信传闻,没有确凿的证剧。为了不致反坐诬告之罪,当堂恳请李峻声免验。李峻声随即草草结案。

结案后,刑书生怕五十两银子落空,便派手下人何尚贵、苏含宽,分别邀请杨太、骆先扬、刘友庭到长盛酒店相聚。酒足饭饱后,邹居贤试探骆先扬:你答应的银两现在有什么打算。骆先扬不敢得罪这个凶狠的县吏,回答说:已经派人送信回家拿取,还未送到。邹居贤怀疑他有意搪塞,便暗暗拉出杨太,嘱咐他将骆先扬骗到暗娼叶邱氏家中,银子到手,才能放他回去。然后,自己便退居幕后,回家去了。

杨太回到长盛酒店,邀请骆先扬到叶邱氏家中喝茶。骆先扬醉眼朦胧,欣然答应。何尚贵、苏含宽、刘友庭、鄢兴等也一同前往。

一更时分,一行人来到叶邱氏家中。邱氏的丈夫叶立因患病已经睡觉。叶邱氏招呼他们在堂屋里闲谈。鬼混一阵,杨太问骆先扬,银子什么时候可以送到。骆回答说:“今日天色已晚,明天早晨定能送到。杨太斥责他不该自食其言,骗人赖帐。骆先扬乘着酒意说:“这种事本来就不是正经债务,反正是你骗我、我骗你的生意。”并大骂杨太、邹居贤设局诈钱,杨太也开口回骂。骆先扬酒醉性起,一拳打去。杨太闪开,回身一脚猛踢他的肾囊。骆先扬疼痛难忍,呻吟倒地。等何尚贵找到邹居贤赶来查看时,骆先扬已经断气命绝。

邹居贤见骆先扬被踢死,虽然抱怨杨太,但因杨太是自己的外甥,而且挟持骆要钱,又是自己主意。为逃法网,决计移尸。他叫杨太解下骆先扬的腰带,缠绕在尸体颈上,用力拉勒,伪装成自杀形状。又叫杨太找来轿夫刘二,用钱收买,要他将骆先扬尸体背至观音岩坡下路边干沟内。最后嘱咐在场之人不得声张,便各自散去。

第二天,观音岩刘孟麟的佃户宋正聪,在干沟内发现骆先扬的尸体,报告主人。刘孟麟将此事报告县衙,知县立传仵作随往验尸。邹居贤秘密嘱咐仵作雷应沅检验时把骆先扬勘为自勒身死。雷应沅因是邹作保充任此役,毫不犹豫慨然应允。

李峻声带领一群手下,来到干沟内就地验尸。雷应沅翻动尸体,见肾囊右边红肿,用手揣捏,坚硬如石,知道是被人踢死。骆先扬死后尸体丢在沟内,当夜肾囊左边被老鼠咬伤。雷应沅即借此报称肾囊异常是被老鼠咬伤。取下项颈布带,有不很明显的红色痕迹。他本想报称死者自勒,但怕死者亲属和观看人众不服,弄巧成拙,只好报称被人勒死。

李峻声不学无术,没有验出真正死因,就听任他人填格存案。然后,申报缉拿所谓勒死骆先扬的凶手。

骆家将骆先扬尸体运回家中埋葬后,他的弟弟骆先贵随即访查得知其兄被杨太索讨银两、横加殴打的情况。于是便写状控告至县衙。李峻声重又审讯,杨太咬定不知道谁勒死骆先扬。李峻声昏庸无知,不作调查,就将到手真凶放走,传令骆先贵等候,将正凶缉拿后再行究办。不久,李峻声告病卸任,全案陷于停顿。

骆先贵与堂弟骆先义不服李峻声的审判,接着向上级控告,上级的臬司将案子批往知州,并派人前往会同审讯。会审还未定案,骆先贵又第二次到臬司控告,臬司报告总督鄂山。鄂山下令将案卷人证提调成都,派成都府知府张日最审理。

张日最接手后,认真推敲研究,不但审出骆先扬的真正死因,也审清刘芳忠并不是失足自溺,而是被林贵殴打致死。为了进一步证实两条人命案的实际情形,经臬司批准,将骆先扬、刘芳忠的尸棺提调到成都,在张日最、成都知县等官员亲视下,开棺验尸。最后验明,刘芳忠头骨顶心有紫红色排连指节骨伤四点,确属生前被人殴打所致。骆先扬囟门骨有红色血痛一点,上齿左边第六、七、八,下齿左边牙根里骨,都有微色血痛,确属生前受伤致死。至于项颈骨,检验无被勒伤痕。至此,这起因县役从中作弄,案中生案的大案,历经两年,终于真相大白。

法律规定,“赃犯旷野白日盗田园柴草木石等类,被事主殴打致死者”,凶手“照擅杀人律”处绞监候;“斗殴杀人者”也同此。据此,林贵、杨太被处绞监候。邹居贤被杖责一百,流三千里。雷应沅处杖一百,判刑三年。欧娃帮同弃尸,被杖责九十,判刑二年半。其余凡知情而不告,全杖责一百。

上一篇:钱沣智破库银亏空案

下一篇:清朝十大奇案:张汶祥刺马案

标签:侦探故事
故事:
声明:以假乱真人命案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