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解密 > 正文

王敦与郭璞:吾寿几何?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8-04-04 01:07:26

王敦接到晋明帝的手诏,没有直接到建康,而是从武昌移镇姑孰(今安徽当涂),同时又要朝廷任命自己兼任扬州牧,使京师全在他控制之下。

王敦的堂弟,侍中王彬看他积极准备抢夺皇位,多次苦苦劝阻。王敦发起火来,向左右随从使眼色,要他们把王彬抓起来。王彬义正词严地责备他:“你当年杀兄(指王敦在西晋时因私愤杀了堂兄王澄),现在又要杀弟(指自己)吗?”王敦这才摆摆手算了。不久王彬调任豫章太守,王敦让他远离跟前,免得常来嚼舌头。

王敦有一个最宠爱的侄儿叫王允之,王敦外出,常常带着这机警聪明的孩子,两人坐在一辆车上,夜间又睡在一处。有一夜王敦饮酒,王允之推说喝醉了,先去后房睡觉。王敦和他的心腹钱凤乘着酒兴,大谈如何篡夺帝位,王允之听到后大惊。但这孩子心计多,怕他叔叔知道后,会将他弄死灭口,就扼住自己喉咙,大吐特吐。吐后,鼾声大作,装成熟睡。王敦和钱凤谈得兴起,突然想到王允之还在里面,两人不约而同地说:“只有杀了他,不能留祸根。”他们进了里屋,看见王允之呼呼噜噜地大睡,身上尽是呕吐出来的脏菜脏饭,认为他什么也没听到,才没下毒手。过了一个时期,王允之的父亲王舒(王敦的堂弟)被拜为廷尉,王允之要求到建康去看看父亲,王敦不在意,让他去了。这孩子将王敦的阴谋一五一十地告诉父亲,王舒又再向王导和晋明帝禀报,他们几个人不露声色,准备对策。

不久,王敦上表要求任命王含为都督扬州、江西诸军事,王舒为荆州刺史,王彬为江州刺史,晋明帝不得不都同意。王敦自认为几个重要方镇的实权都在他王家掌握之中了。

晋明帝即位时,任命太子中庶子温峤为侍中,不久又转为中书令。王敦怕温峤辅政后会使朝廷强盛起来,坚持将温峤调到自己身边担任左司马,晋明帝也无可奈何。温峤到职后,假意对王敦特别效忠,经常投其所好,出谋划策。他特地和王敦的心腹钱凤深相交往,逢人便说钱凤精力充沛,才智超人。钱凤非常高兴,两人打得火热。这时,丹杨尹官位空缺,这丹杨尹和西晋时的河南尹一样,管理京师及附近郡县,是很重要的官职。温峤对王敦说:“如果皇上诏书下达,委任旁人,对我们很不利。我们应该推荐一个文武全才的心腹去充任。”王敦连连点头,并要温峤提名。温峤就说,只有钱凤才能担当这个重任,钱凤反过来又推举温峤,温峤假意推辞。这时,王敦已视温峤为心腹,终于上表晋明帝,任命温峤为丹杨尹,他还悄悄托付温峤,暗下监视朝廷的一举一动。

温峤上任前,王敦为他设宴饯行。温峤又怕钱凤反悔阻拦,在酒席上有意多次给钱凤添酒。钱凤没有立即饮下,温峤装作醉酒,用手板把钱凤的头巾打落在地,还故意痴呆地训斥:“钱凤你是什么人?我温峤给你劝酒,还不干杯?”两人就此争吵起来。王敦以为温峤真醉,便拉着他劝开了。温峤临行,涕泪交加,辞别王敦,恋恋不舍,接二连三地出而复进,最后才依依而别。温峤走后,钱凤对王敦说:“温峤和朝廷的关系很密切,当今皇上是太子时,他就跟随多年,有兵权的左卫将军庾亮和他又是好朋友,温峤此人不能过于相信!”王敦不以为然地说:“他昨天醉酒冒犯了你,为什么你就耿耿于怀,要加以谗言!”

温峤进了建康,见到晋明帝,把王敦前后阴谋和盘托出,又跟庚亮谋划如何进讨王敦。王敦知道后,怒骂道:“我被这小人欺骗了!”他写信给王导说:“温峤才离开几天,就做出这等事来!我要悬赏把他活捉归案,亲自拔掉他的舌头!”王敦哪知道,王导也早已和他背道而驰了!

晋明帝自幼在宫内,就经常喜欢穿着便服出外微行。这时,他准备兴师讨伐王敦,要亲自探探王敦的兵力虚实,便换上普通的戎装,带了随从,骑上骏马,偷偷地到王敦驻地走了一圈。王敦的士兵瞧见他一脸黄须,非常可疑,当即向正在睡午觉的王敦报告,王敦一听,立即从床上跳起来大叫道:“这一定是那个黄须鲜卑奴[1]来了!赶快给我追!”晋明帝早知此行冒着风险,匆匆视察后就急驰而回。骏马在途中撒下的粪蛋,他还叫人用水浇冷。在大道边的客店里,有一个卖饭的老妇,晋明帝把嵌有高贵珠宝的马鞭交给她,说:“后面如有骑兵追来,请将这马鞭给他们看。”果然追兵赶到,老妇推说黄须人骑马过去,已很久了。他们摸摸路上的马粪,都是冷的,就信以为真;追兵拿到珍贵的马鞭后,又相互传递观赏,随即又吵闹争夺。等到后面赶来的将领督催他们再追时,晋明帝已安然回到京师。

324年(晋明帝太宁二年)五月,已居相位的王敦正要进一步施展篡位阴谋时,却得了重病。王敦自己无子,以哥哥王含的儿子王应为嗣子。这时,他假造诏书,任命嗣子王应为武卫将军,作为自己的副手。钱凤问王敦道:“万一你有三长两短,后事都由王应接办吗?”王敦答:“我们要干的是非常之事,不是常人所能办到的,何况王应年龄太小,哪能完成大业?我死以后,不如解甲息兵,归顺朝廷,保全门户,这是上策。中策是:退回武昌,守卫本土,对朝廷不断贡献礼品。下策是:在我一息尚存之时,孤注一掷,以求侥幸取胜。”钱凤背后对他的私党说:“这下策,其实正是上策。”他联络已任吴国内史的沈充,定下计策,等待王敦一死,就发兵叛乱,篡国夺位。

晋明帝决意征讨王敦,命王导为大都督,又召临淮太守苏峻、兖州刺史刘遐、徐州刺史王邃、豫州刺史祖约等,一起出兵攻打王敦。王导听说王敦病重,命在旦夕,便马上率领王家的子弟为王敦发丧,这样,朝野吏民都认为王敦真是死了,更是万众一心,要扑灭王敦的余党。晋明帝下了征讨的诏书,大意是:“王敦窥伺帝位,上天不允,所以毙命。而钱凤又煽动叛逆,现在派遣王导等率军并进,朕亲率诸军征讨,有人能斩钱凤之首的,封为五千户侯!王敦任用的文武官员,一律不加追究,切勿猜疑而自取灭亡。王敦的将士远离家室多年,如是独子,都让回家,终身免役,其余都给假三年!”

王敦看到朝廷和王导都把他这个活人当作死人,气得每个毛孔里都如火烧一般。他挣扎着要起床,主持作战,但还是硬撑不起来,且病痛更是严重。他下令全军向建康进发,又叫记室参军郭璞算卦,郭璞极为痛恨王敦叛逆,算卦后说:“不能成功!”王敦早已怀疑郭璞不附自己,便对他说:“你再算算吾寿几何?”郭璞答道:“刚才这卦已算到了,你如果坚持发兵,大祸立即临头;你如果回师武昌,寿长不可估量!”王敦气上加气,大喊道:“你算算自己寿命多长?”郭璞从容不迫地答:“命尽今日中午!”王敦恶狠狠地下令将他杀了。

郭璞(276-324),河东闻喜(今山西闻喜)人,博学多才,是一个文学家兼训诂学家。他擅长诗赋,其《避仙诗》就是通过对神仙境界的追求,寄托了对现实的不满。其中如“朱门何足荣,未若托蓬莱”,“寻我青云友,永与时人绝”等句,都是深寓超脱之情的。《江赋》是他描绘长江气势之作,“妙不可尽之于言,事不可穷之于笔”,又是见景生情,大有感慨的文句。这首赋是东晋初年的代表作品之一。郭璞在世时,以善于卜筮出名,当时许多大臣都请他预卜吉凶。郭璞凭着他的聪明才智和对事物敏锐的观察,常能说出一些符合现实发展的预言来。人们于是传说得神乎其神,因而他未卜先知之名大盛。但他为人纵情而刚毅,最后惨死于王敦的毒手。他的墓址在今南京玄武湖环洲北,人称“郭仙墩”。

王敦杀害郭璞后,命令王含带了五万人马,立即攻打建康,但到了秦淮河的南岸,温峤已下令将朱雀航烧掉。晋明帝原来准备亲自迎敌,听到浮桥已烧,大发雷霆。温峤说:“现在京城的兵力薄弱,援军还没有到达,万一被逆贼窜入城中,危害就大了,何必可惜一座桥呢?”王导给王含写了一信说:“王应年轻,乳臭未干,就能接替相位吗?谁都知道你们要篡逆。王导一门大小,平生受到国家厚恩,今日之事,我明目张胆[2]带领大军征讨!宁为忠臣而死,不为无赖而生!”王含自知理亏,不敢答复。

晋明帝的诏书和王导的信,比十万大军还厉害,涣散了王敦和王含的军心。当王含进军的第二夜,朝廷挑选一千多名勇士,偷渡秦淮河,展开猛攻,王含的队伍一败涂地,难以收拾。

王敦听到败讯,长叹道:“我那哥哥真如老妈子一般不中用!这么一来,我的门户将衰落,大势去矣!”他还想挺起身来指挥队伍,可是胳膊腿儿却不听使唤。王敦知道自己就要撒手而去了,决定断气之后,让余党来一个狗急跳墙。他对僚属们交代:“我死后,王应就立即登基称帝,先封文武百官,而后再埋葬我!”说完不久就断了气。王应怕发丧后全军会顷刻溃散,只是用席子紧裹尸体,涂上厚厚的蜡,埋在大厅里,不敢声张,更不敢称帝封官。

吴国内史沈充,死心塌地来帮助王应,从吴郡带来一万多人马,直趋建康,和王含、钱凤会师。朝廷方面,苏峻、刘遐等各路精兵纷纷到达,沈充、钱凤等乘夜来偷袭,却都被打得七零八落,没奈何只得烧掉营寨逃跑。王含、王应父子到了荆州,被刺史王舒抓住,丢在水里活活淹死。钱凤也在中途被杀。

晋明帝早派人劝说吴国内史沈充归顺朝廷,并且封官许愿,给他一个司空的高位,但沈充还是不肯回头。这时,沈充兵败如山倒,他逃得天昏地暗,闯到他的故将吴儒家中。吴儒热情地接待了他,将他藏在复壁里。当通道堵死后,吴儒在外面哈哈大笑道:“朝廷悬赏通缉你,现在,我三千户侯到手了!”他随即召来家人,推倒复壁,压死沈充,又割下脑袋去报功。

王敦虽然病死,朝廷还是下令扒下他的官服给烧了,让他的尸体跪着,砍下了头颅,挂在朱雀航示众。

临淮太守苏峻带来一万精兵,兵器盔甲都是上等的,他在平定王敦之乱中功劳很大,因而调任历阳内史,担负了保卫京师的重任。应该说,苏峻是能挑起这个担子的,但当他的势力和地位逐渐升高后,竟也反其道而行之。


[1]晋明帝貌似鲜卑,其母荀氏为燕代地区人,可能为鲜卑血统。

[2]“明目张胆”在这里指无所畏避,后来转义为公开大胆地做坏事。

上一篇:周顗之死

下一篇:勿越雷池一步的由来

标签:东晋
故事:东晋的野史揭秘
声明:王敦与郭璞:吾寿几何?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相关知识链接

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