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解密 > 正文

王与马,共天下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8-04-04 00:58:24

祖逖生前,在抗击石勒的前线,听说朝廷中有人在明争暗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还要从西晋时说起。

人们常说“狡兔三窟”,这样可以避灾逃祸。西晋末年,王衍为宰辅时就有这样的打算。他对手执朝政大权的东海王司马越说:“国家乱糟糟,眼下要依赖方镇大臣,应该派文武全才的人去坐镇要地。”东海王点头称是,王衍趁机推荐自己的弟弟王澄当荆州刺史,族弟王敦当青州刺史。他悄悄对他俩说:“荆州有大江和汉水作为屏障,青州背海,形势都很险要,你兄弟俩在外,我留在朝内,咱的家族就可以防止覆灭啦!”可是王家并没有高枕无忧,王衍和王澄先后死于非命,直到东晋中兴,王家才又兴旺起来。王敦的堂弟王导总揽朝政,王敦官为镇东大将军,都督江、扬、荆、湘、交、广六州诸军事,为江州刺史,晋廷兵权几乎都在他手中。王导的另外几个堂兄弟也身居要职:王虞是荆州刺史,王虞的亲弟王彬是侍中,王敦的胞兄王含是光禄勋。王家的亲朋同族在朝廷内外盘根错节,有一呼百应之势。王导、王敦讲的话,跟晋元帝司马睿的诏书差不多,因此人们都说:“王与马,共天下。”

王导虽官势显赫,但四平八稳。王敦就不同了,朝官中不少有名望的人,被王敦软硬兼施,拖去做幕僚,羊曼和谢鲲都当了他的长史。这两人还是什么事也不问,只是狂饮度日,王敦只要他们的名声给自己增添光彩,也并不稀罕他们插手管事。

王敦曾对坐镇襄阳的梁州刺史周访许下愿,保举他做荆州刺史。但晋元帝下诏后,王敦却又赖账,由于嫉妒周访的威名,他扣压朝命,要求由自己兼任,晋元帝只得顺从他。这件事让周访气得七窍生烟,王敦亲笔写信给周访解释,还送了许多翠滴炫目、光洁可爱的玉环和玉碗去。周访将这些宝物摔在地上,对使者说:“我哪是做买卖的小人?用这些东西岂能收买我?”周访知道王敦霸住荆州不放,一定有阴谋,有野心,他便更着力训练将士,预防不测。可是第二年,周访就病死了,时年六十一。晋元帝失去了防制王敦的一个有力助手,非常悲痛。

周访死的同一年,王敦擅杀了武陵内史向硕。杀太守以上的官吏,原是皇帝的权力,王敦目无皇上,使晋元帝很不高兴。

王家的权势那么大,而皇族的宗室却可怜得很,既没有什么兵力,也没有地盘。晋元帝认为必须改变这种“孤家寡人”的局面,而且,晋元帝在朝政管理上,原本就和王导的见解颇不相同。王导主张“务在清静”,对什么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晋元帝却要提倡法治,打算严惩贪官污吏,禁止豪强兼并,“以法御下”,削弱王家大族的势力,以图匡救时局。晋元帝即位的当年,就曾连下两个诏书,意在整顿吏治。第二个诏书更是针对太守、刺史等地方官的,要求他们正身明治,抑制豪强,抚恤孤独,大办农桑;并要他们互相检察,不得损公肥私等等。西晋末年帮助司马睿逃出成都王虎口的宋典,成了晋元帝最亲信的官员之一。后来宋典犯了法,晋元帝罢免了他的官职,将他的司马斩首抵罪。桂阳太守程甫,是王敦的私人党羽,生活奢靡,超逾制度,晋元帝将他明正法典。永康令胡毋崇侵占百姓财产,畏罪逃亡,后又回京自首,晋元帝命令在朱雀门外鞭打二百,削职为民。

晋元帝不能依靠王导,就赐给皇太子《韩非子》,要他熟读遵行,并且开始重用御史中丞侍中刘隗及尚书令刁协,渐渐疏远了王导和王敦。

王敦的哥哥王含骄横不法,他推荐任用的二十多个僚属及官员,大都无才缺德,因之遭到刘隗的弹劾。晋元帝虽然没有深究,但王家的人恨透了刘隗。吏部尚书周 img的弟弟周嵩嫁女儿时,其门生行凶砍人,刘隗又加弹劾,免去了周顗的官,虽然不久周顗又官复原职,但就这样刘隗得罪了不少名门豪族。由于实权仍在王家等大族手中,晋元帝依然不能有什么大的作为,因而虽然当时监狱里关得满满的,官府里常常审讯判刑,但受刑罚者大都仍是被豪强冤屈的黎民百姓。

王导被疏远后,中书郎孔愉认为王导是中兴砥柱,上书要求晋元帝更加重用王导。晋元帝一怒之下,调孔愉为司徒左长史,不让他参与朝廷机密。王导并不在意,但王敦对这些事却极为不满,他经常在酒后高咏曹操《龟虽寿》中的四句诗:“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他一边反复吟诵,一边按着节拍,用手中的如意敲打唾壶,壶边上被打得尽是缺口。

王敦上了一个奏疏,满篇是热嘲冷讽的牢骚话。王导是录尚书事,比晋元帝先看到,原封退还。但王敦又派专使直接送入宫内。晋元帝见了更是生气,半夜里召见刘隗、刁协和左将军谯王司马承,拿王敦的奏疏给他们看,并说:“王敦的官位已经到了头,但还不满足,现在这么讲话,怎么办?”刘隗出了一个主意,要晋元帝派心腹出任一些地方的都督,抓住兵权,来牵制王敦。没有兵马又怎么办?当时很多从中原逃来的百姓,为了混口饭吃,投身在王公权贵门下做佃客和家奴。刁协献计,要晋元帝下令解除扬州地区这些人的奴隶身份,充当士兵或担任运输军粮的伕役。王公权贵失去了大批廉价的劳动力,就像被抽筋剥皮般地难受,于是十分痛恨刁协。

戴渊和刘隗都被任命为都督,分别坐镇合肥及淮阴。新设的这两个军府,名义上是为了北伐,收复失土,实际上是为了防备王敦。

王敦的一个参军是吴兴的大族沈充,沈充又向王敦推荐同郡人钱凤。他俩成了王敦的心腹,共同策划同晋元帝唱对台戏。王敦上表推荐沈充担任湘州刺史,晋元帝认为湘州地势重要,雄踞湘江上游,顺流到长江,又可扼制王敦把持的荆州和江州,因而另派谯王司马承都督湘州诸军事,为湘州刺史。司马承沿江西上,到长沙去上任,途经武昌(今湖北鄂城)拜访王敦。王敦设宴招待,故意取笑他说:“大王素为佳士,但恐非将帅之才吧!”司马承回答道:“铅刀虽钝,岂无一割之用吗?”王敦对私党说:“司马承鹦鹉学舌,说这么一句壮语(此语原系后汉班超之言),实际上不懂武事,让他去吧!”

戴渊、刘隗、司马承等人对付王敦的阵势一摆开,王敦担心他们的兵力逐渐强大,又怕自己一旦出兵后,湘州的水军会顺流而下,捅他的老窝。他也学晋元帝的办法,虚张声势,说要兴师北伐,征调湘州全部船只。司马承知道他不怀好意,但也无法拒绝,只得送去半数。湘州的实力减弱,王敦也就放下心来。

王敦对长史谢鲲说:“刘隗和刁协是当今奸贼,朝廷被他们搞得一团糟,我现在要发兵清君侧,扫除这些祸患,你看怎么样?”谢鲲答道:“他俩固然不是好东西,但却是城狐社鼠[1]。”也就是说,像狐鼠依托于城墙和社庙一样,刘隗和刁协是依托于晋元帝的,要起兵杀他们,便会危及晋元帝,这是使不得的。王敦听了,怒气冲天,说:“你是庸才,不识大体!”

322年(晋元帝永昌元年)正月,王敦终于在武昌发兵,向建康进军,他上疏说:“刘隗擅行威福,弄得怨声载道,臣备位宰辅,不能坐视不问,所以进军讨伐。如果刘隗的脑袋早晨挂到城头上,我的兵马当晚就退走!”接着又上了一个声讨刁协的奏表。

晋元帝一见王敦果真动起手来,又惊又怒,下诏说:“王敦肆行狂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亲自率领六军征讨逆贼。有谁能杀王敦,封为五千户侯!”

按惯例,王敦叛逆,他的亲属都要连坐,被抓起来砍头。王导只得带了他的堂兄弟中领军王邃〔shì〕、左卫将军王廙、侍中王侃、王彬及其他同族二十多人,每天一大早到皇宫门外,将泥巴涂在脸上和头上,跪着待罪。尚书左仆射周顗上朝,王导颤颤抖抖地喊他:“伯仁(周顗字)!王家的一百多条命拜托给你,请你在皇上面前说几句好话!”周顗头也不回,不理不睬,自己进宫去了。

img

王导跪求周顗

王导过去和周顗关系不错,有时还彼此开玩笑。一次宴会中,王导拿着琉璃碗说:“这碗空空如也,怎么能说是宝器呢?”周顗知道这话是故意讽刺他,便道:“这碗晶莹清澈,无可比拟,说它是宝器,名副其实。”王导不肯放松,又指着周顗肚子问:“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他答:“空洞无物!”王导得意地笑了。可周顗紧接着又说:“不过,能装下像你这样的数百人。”这就引起哄堂大笑,王导臊得成个大红脸。又有一次,周顗在王导家肆无忌惮地啸歌,王导笑眯眯地奚落他:“你是决心效法嵇康和阮籍,也做竹林一贤吗?”周顗不动声色地说:“眼下的你就很可以学,何必追慕几十年前的死人?”王导反被挖苦了。

过去杜弢起义,周顗正在荆州刺史的任上,他被杜弢打得如丧家之犬,投奔了王敦。王敦留他在身边,却没有用他。王导说:“周顗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宽宏雅量,怎么能遗弃呢?”便保荐他为军谘祭酒。可是王导现在命在旦夕,看到周顗不但不伸手拉一把,还摆出那副大架子,王导的兄弟们都暗暗骂他不够朋友。

周顗进宫见了晋元帝,却满口说王导的好话,恳求不要拿王导当做王敦一类来办罪,而且还应该加以重用。晋元帝同意了,还请周顗随同便宴,要周顗喝酒。周顗挺能喝酒,又经常醉酒误事,曾经醉了三天没醒过来,因为他官为仆射,所以人们把他叫做“三日仆射”。据说周顗在洛阳时,就多次同友人狂饮,到江南很少碰到狂饮的对手,因此他常常连续饮酒,难得清醒。只有他的一个姐姐死时,他极为悲痛,又参加办丧事,足足有三天滴酒不沾。以后他姑妈去世,他也有三天不饮酒,因而是清醒的。尚书纪瞻请大臣们赴宴,要自己的爱妾在席间唱歌跳舞,周顗见那爱妾长得美貌,竟动手动脚起来。以后别人告发他缺德,没有大臣体统,要罢他的官,晋元帝还是给予宽恕,周顗却大言不惭地说:“我若万里长江,何能不千里一曲!”

这次周顗在宫内便宴中,又喝得醉醺醺的。出宫时,王导等人还在门口等待,见了他又大声地喊着,要他停下来,想再托他说几句求情的话。

晋元帝和王导过去共同奋起于艰难颠沛之中,周顗一心要晋元帝亲自出面赦免王导,以使他俩良好的君臣关系始终如一。而他又不愿暴露自己救护王导的行动,因此,这时听到王导等人的呼喊,故意装成似乎没带耳朵,昂首阔步地走着,而且和左右的人嬉笑地说:“今年杀尽这些叛贼,我就能把斗大的金印挂在胳膊上了!”王导听到,恨极了,牙齿咬得咯咯地响。周顗回家,怕晋元帝还不能赦免王导,又写了奏疏竭力担保和推荐。晋元帝因而决心再起用王导,借以分化瓦解王家的势力。过了一两天,王导被召见,他叩头叩得嘣嘣响,说道:“哪一朝哪一代没有乱臣贼子,想不到如今出在我的家族里,罪该万死!”晋元帝宽宏大量地说:“茂弘(王导字),你这是什么话?我信任你,还要你辅佐大事!”随即下诏,任命王导为征讨王敦的前锋大都督。

这下,“王与马,共天下”的局势,显然要出现大的变化了!

上一篇:东晋那些不堪的中兴名士

下一篇:王敦逼京城

标签:东晋
故事:东晋的野史揭秘
声明:王与马,共天下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相关知识链接

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