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解密 > 正文

智取浚仪城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8-04-04 00:56:46

自称陈留太守的陈川,占领浚仪作为见面礼,投降石勒。祖逖听到后,眉头拧成了疙瘩,决心要打垮这支叛军。

石勒派儿子石虎领了五万人马来救陈川,他的扬武将军左伏肃遭遇祖逖,被打得大败,逃跑时又中了埋伏,被乱箭射死。石虎军心动摇,在各地大抢大掠后,全军撤退,陈川的部属全部跟去。石虎留下当年跟随石勒“十八骑”中的伙伴桃豹死守浚仪城,顶住祖逖的进攻。

第二年,即320年(晋元帝太兴三年),祖逖的将领韩潜攻占了浚仪东城,从东门出入;桃豹退守西城,从南门出入。两军相持有四十多天,双方都缺乏粮食,而且都很难从后方得到接济。祖逖当时占据了雍丘(今河南杞县),亲自到浚仪绕了一个圈子,和韩潜商定了退敌之计。

一天清晨,监视晋营的桃豹士兵,忽然发现东门外有一千多将士络绎不绝地运粮进城,他们肩上的麻袋都是沉甸甸的。桃豹得讯,赶紧派骑兵去拦截,可是已经迟了,只有几个掉队的士兵疲乏地在路旁休息,擦着湿透衣服的汗水。这几人眼见桃豹人马出现,拔脚就溜,粮袋也来不及扛走。桃豹打开一看,简直吓呆了,原来里面装的尽是米。

这个消息像旋风一样传遍桃豹军营,当他们喝着抢来的米熬成的稀粥时,心里都羡慕晋军粮食充裕,焦虑自己连粮食影子也难见到,怎么打仗?于是人人耷拉着脑袋,拉长了脸,没精打采地守在西城。这情景都给东城的晋军瞧到了,奔走相告,又钻回营房里,笑得前仰后倒。原来那一千多人扛的,根本不是粮食,而是泥沙,只有那故意掉队、丢在地上的几袋,才是真正的米,可是这几袋米就大大动摇了桃豹的军心。桃豹派出飞骑,将晋军粮食充裕的消息报告石勒,石勒急速派了将领刘夜堂,用一千头驴子给他们送来了粮食。桃豹手下的将士听到这个喜报,高兴得跳跳蹦蹦齐声欢呼。但当他们正准备去接运时,第二个消息传到:那些粮食连同驴子,全被祖逖派的韩潜和冯铁率领骑兵,在半途里劫走了。

桃豹愁得没了主张,只得连夜把队伍撤出浚仪,向北走了一百多里,据守东燕城(今河南长垣西)。祖逖命令韩潜进占封丘(今河南封丘),逼近东燕,同桃豹对峙。

东燕城是属于濮阳郡的,祖逖巡逻的骑兵,活捉了桃豹队伍中的濮阳人,特别宽厚地优待他们,并放他们回家。他们感恩不尽,带了乡里五百多户来归顺祖逖。祖逖在濮阳扎下根,桃豹就难以立足。石勒又派了精骑一万来打祖逖,仍被打败。于是,石勒手下的将士常有投降祖逖的。

洛阳附近的黄河两岸,还有赵固、上官巳、李矩、郭默等几支抗击石勒的队伍。原先他们常常闹纠纷,祖逖派出使者帮他们和解,他们也都愿意接受祖逖的指挥。于是这一地区,支离破碎的东晋国土逐渐连成一片。祖逖时而派出人马伏击石勒和桃豹的军队,几乎每战必胜,很少打败仗的石勒都愁坏了。

石勒眼见祖逖势力强大,派人到祖逖老家,给他修理和看守祖坟。祖逖顺水推舟,派了参军王愉,带了土产礼品去拜访石勒,表示谢意。石勒用上宾之礼接待王愉,又派自己的左常侍董树带了一百匹骏马和五十斤黄金回访祖逖。有一次,祖逖收到石勒送来的一个盒子,打开一看,竟是一个血肉模糊的脑袋,仔细瞧瞧,正是自己的牙门将童建的头颅。原来童建因为私仇,杀害了新蔡内史周密,投奔石勒,不料却被石勒砍下脑袋,送给祖逖,还叫人带口信说:“叛臣逃吏我是最痛恨的。将军所憎恶的,也就是我所憎恶的。”这话说得颇为得体,祖逖也遣使回谢,他知道争取一个暂时稳定的局面对自己来说,似乎比石勒更需要。

原先,祖逖在屯田时,石勒常来骚扰抢粮。在收获的季节里,将士和青壮年在外围抗击敌人,老弱病残于是连夜抢割抢收。他们带着火把,一则是用来照明,二则是万一敌人进攻,如来不及把稻谷运走,就放火烧掉。因而虽然几年内辛辛苦苦屯田,但收获不大。同时,祖逖虽然站稳了,但没有什么后援。很多朝廷官员贪生怕死,不愿上前线。晋元帝曾派镇武将军太山太守司马飏,带两千人马去支援祖逖,但司马飏宁愿坐牢,也不愿去吃苦送命。因此,祖逖必须有时间来巩固和发展自己的实力。

于是,祖逖也同样对待石勒。凡是后赵的将士背叛石勒,逃来归顺的,祖逖一概不收留。他还下令,不准无故侵扰后赵的居民。因此,黄河两岸的百姓恢复了比较平静的生活。石勒还写信给祖逖,要求开放边界,相互做生意。祖逖没有复信,但对双方贸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加禁阻。于是,黄河以南的百姓,盈利都在平时的十倍以上,官家收一点税,公私都得益,人民生活有所改善。

祖逖对下属不论亲疏,不论出身,都一视同仁。谁要有一点小小的功劳,他立即赞扬或是加赏,决不拖延到第二天。祖逖生活节俭朴素,不爱财不贪色,不蓄私产,且重视农业生产。他的子弟亲身参加耕作,上山打柴。局势稍稍转入平定后,祖逖下令收葬路边的枯骨,因此百姓们都传扬祖逖的好名声。当时战争频繁,生活艰苦,在一次宴会里,祖逖邀请白发长须的老人坐在尊贵的席位上,用菲薄而又难得的酒食招待他们。他们感动得一边流泪,一边说:“我们年逾花甲,反而得到父母般的慈爱,真是死而无憾了!”宴会中,百姓为祖逖唱了一首歌:“幸哉黎民免俘虏,三辰既朗遇慈父。玄酒忘劳甘瓠脯,何以咏恩歌且舞!”大意是这样的:

幸运啊,黎民们,

免受被俘的痛苦!

日月星辰重放光明,

是因为遇到了慈父!

薄酒使人忘了辛劳,

请再品尝那甜美的果脯!

怎么感谢大恩和大德?

引吭高歌,翩翩起舞!

祖逖逐步恢复中原地区和发展生产,是大好事情,但晋元帝原来就无意北伐,更没有将祖逖看成收复国土的脊梁骨,反而怕祖逖实力雄厚了,尾大不掉。这时,长江上游的荆州刺史王敦已经不大听从朝廷的号令。晋元帝在321年(太兴四年)的七月,为了防备王敦,派戴渊为征西将军,都督司、兖、豫、并、幽、冀六州诸军事,并为司州刺史。这样一来,祖逖就成了戴渊的下级。戴渊虽有一定名望,但没什么韬略,所以祖逖不服气。祖逖早年当徐州刺史时,有一个司马叫蔡豹,祖逖很看不起他,这时也被任命为徐州刺史,彼此地位相当,祖逖心里也不快活。朝廷里不断传来明争暗斗的消息,祖逖害怕又会发生西晋时那样的内部残杀,他把家属都移居到汝南郡险恶偏僻的大木山去,以求躲避战祸。

祖逖虽然忧闷,但还是积极筹备进军。他派人在成皋(今河南荥阳西北)之西,北临黄河的地方,建造一座武牢城,这样既可以防止敌人入侵,又能作为前进据点。不幸的是,壮志未酬的祖逖,于321年九月在雍丘病死,时年五十六。从祖逖渡江北上打开局面到去世,总共不过七年而已。豫州的百姓痛哭流涕,如丧考妣(父母),各地都立了祠庙纪念他。晋元帝得悉他去世,追封他为车骑将军,命他的弟弟祖约继为豫州刺史,统率他的部属。

石勒听到祖逖的死讯,就发兵南侵。祖约没有他哥哥的那种魄力,慌慌张张地从雍丘撤退到寿春,把黄河以南数百里的国土拱手让给石勒。雍丘被占后,将士们想到祖逖的尸骨还埋在城里,都放心不下。将军路永带领五百勇士,赶了几天路,乘着黑夜,带着绳索爬进雍丘城里。一边和敌人血战,一边挖开坟墓,搬出棺木,从城头吊坠下去,再运回寿春。

在前线和敌后,千万将士在艰苦奋斗和浴血奋战,可是在京城建康的文武百官们,又是怎么打发日子的呢?

上一篇:中流击楫

下一篇:东晋那些不堪的中兴名士

标签:东晋
故事:东晋的野史揭秘
声明:智取浚仪城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相关知识链接

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