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石头儿子的故事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7-05-09 13:56:01

很多很多年以前,在一个山脚下,有一个村子,村子里有一群姑娘,姑娘中最小的一个,名叫凤丹,凤丹刚刚十七岁,脸蛋长得红是红白是白的,眉毛像弯弯的柳叶,眼睛像透亮的泉水,要是一笑,就露出一排小白牙。姑娘们相亲相爱,大家喜爱小凤丹,就像喜爱一颗明珠一样。

这一年春季的一天,姑娘们挎着篮子上山采山菜,这山可大啦,山菜可多啦,老母猪忽达啊、鹁鸽腿啊、蕨菜呀、刺母菜啊、山铃铛、猫蹄子啊,数也数不清。风儿轻轻地吹,小鸟啾啾地叫,野菜散发着清香,她们采呀采,不知不觉地越走越远,走进了深山里,深山里,林木丛生,又高又密,只能从树叶缝里透过一点点太阳光亮,野兔、狍子常在她们跟前进进出出,还能听到老虎的吼声,她们有点害怕了,便想转身回去,正在这时候,忽然一阵大风,这风可大啦,竟把她们卷起来了,卷到了空中,经过了老远,才落到地下。等她们立住脚一看,正站在一座小桥前,小桥是三根树木拼起来的,桥下是万丈深沟,连底都看不着,只听见水撞在石头上砰砰的响声,桥那边好像一个人站在那儿向她们摆手,姑娘中最大的一个说:“别往前走了,快回家吧!”凤丹拦住了大家,说:“咱们过去看看那个人,是不是迷了路!”说罢,她领头过了桥。过桥一看,那人原来是个石头人,这石头人个头挺高,胸脯很宽,方脸高鼻梁,样儿很好看,山里的姑娘从没见过石人觉得挺新奇,有的捏鼻子,有的抠眼睛,有的摸脸庞,叽叽咯咯笑个不停,这时凤丹想出一个好主意,说:“咱们扔筐玩吧,看谁把筐套在石人脖子上,谁就给他做媳妇。”姐妹们齐声说好。

扔筐由最大的姐姐开始,一个接一个,说来也怪,筐儿扔过去,不是落在石人左面,就是右面,再不就是掉到身前,滑到身后,套来套去没有一个人能套中,说来更怪,轮到凤丹的时候,她筐一出手就不偏不斜正好套在石人脖子上,风一吹,筐一悠当一悠当的,逗得姑娘们都笑了,小凤丹更是乐得前仰后合,大姐姐逗笑地说:“看你乐得这样,你真给石人做媳妇得了!”其他姐妹也凑趣地说:“石人给我们当妹夫啦!”这一来凤丹倒不笑了,心想:他是石头,我是人,人怎能给石头人做媳妇?不知哪个姐姐更是调皮,冲问石人问:“我们把凤丹给你做媳妇你乐意不乐意?”想不到石人把头点了三点,嘴儿一动,笑了,这下子姑娘们可吓坏了,转身就往回跑。

姑娘们一溜烟跑回家里,凤丹的心更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躺在炕上,胡思乱想:“他倒是个很俊的小伙子,可他是石人呀!”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梦中,十几个姐姐都来了,说是为她送亲,她们领她往山里走,突然她的眼前一亮,石头人来了,她害臊地低下头去,只听石头人说:“我叫卧黑杜里,因为犯了天条,从天上贬到人间,我对你很爱慕,愿和你结成夫妻。”说罢,他们手拉手一起进到帐篷里住了一宿。

小石人

小石人

到天亮凤丹醒来了,原来是一场梦,奇怪的是第二天姑娘们相见时,也都说昨晚梦见凤丹与石头人成了亲,凤丹呢,自从那夜以后便有了身孕。

凤丹怀孕三年,生下一子,这石头儿子三个月会叫讷,六个月会走路,九个月便与十几岁的孩子一起玩耍了,小孩子在一起玩嘛,免不了磕磕碰碰的,石头儿子常常为他没有阿玛而挨骂。

离堡子不远的王爷府里,有个叫阿依达的阿哥,年刚十六岁,长得膀大腰圆,力大无比,骑马射箭,使刀弄枪,样样精通,他仗着父亲有钱有势是个王爷,常常欺负同年岁的孩子们,更欺负小石头儿子。这天他指着石头儿子的鼻子骂道:“你知道你是怎么来的吗?嘻嘻,把你阿玛找出来叫我们见识见识,谁不知道你们家是被窝里扔锄勾--乱铲。”石头儿子最忌讳别人说这话,气得他一拳打死了阿依达。

石头儿子打死了有钱有势人家的儿子阿依达,连忙跑回家里跪在母亲面前哭道:“讷讷,讷讷,我要阿玛,你告诉我阿玛在哪?”凤丹的眼泪刷刷地滚了下来,叫她怎么说呢?

娘俩正在哭着,一个姐姐跑进来说:“不好了,王爷听说他儿子阿依达被打死,领兵来了!”

凤丹搂着石头儿子哭得更厉害了:“天哪,这可怎么办哪!”

凤丹的姐姐们都来了,大伙出主意说:“去找石人!快走吧!”

石头儿子从讷讷怀中挣脱出来,说:“讷讷,别哭,我来背你。”可是已经晚了,王爷的兵马堵住了大门口,凤丹推开儿子说:“好孩子,别管讷讷了,快去找你阿玛吧!”姨娘们打开后窗,送石头儿子逃跑了。

石头儿子沿着当年讷讷采山菜的路,穿过了高耸的密林,躲过了虎豹的追踪,找到了那座横在万丈深渊上的小桥,小桥呢,三年前本是三根木头铺成的,如今只剩下一根了,一根就一根吧,为了找到阿玛救出讷讷,粉身碎骨也得闯过去。石头儿子抱住木头一点一点地爬,到底过去了,眼前就是姨娘们告诉他的阿玛站的地方,可哪有人啊,只有一个野藤套着野藤,枯草压着枯草的高草堆。他撕开一层又一层的野藤,扒开一丛又一丛的枯草,衣服扯破了,小手出血了,一边哭一边喊:“阿玛,你在这儿吗?阿玛,你的儿子来了,你怎么不答应啊?”

石头儿子嗓子喊哑了,泪水流干了,到底扒出了一个石头人。可是他也一头跌倒在地上,昏迷过去了。忽然,金光一闪,石人动了,变成一个英俊魁梧的小伙子,蹲下身来亲亲石头儿子的小脸蛋,擦去他眼角上的泪珠,小心地包好他的小手,石头儿子模模糊糊觉得有人在跟前,睁开了眼睛,石人说:“你醒了,我的儿子!”

石头儿子看看跟前的人,想:他管我叫儿子,他是我阿玛?石头儿子扑进了石人的怀里,说:“阿玛,咱们一起回家去吧!”

石人流着眼泪,说:“好孩子,阿玛不能回去,上方罚我受五百年清冷,如今期限未满,阿玛要和你一块回去,只怕永世不能和你讷讷见面了。”

石头儿子急得直跺脚,说:“阿玛,孩儿闯下大祸,打死了王爷的阿哥,讷讷被抓走了,你不回去,谁去救讷讷啊?”

石人拉着儿子的手说:“孩子,别着急,来,阿玛传授你武艺。”石人从野藤枯草里拽出两个有碾砣大的石锤,教儿子学武艺,石头儿子一连练了三天三夜,练得浑身骨节嘎嘣嘎嘣直响,直到两把锤子握在手里像拿两个烟袋锅一样,随意摆布,石人见儿子武艺学得差不多了,摸着儿子的脑袋说:“好孩子,你讷讷正在遭难,快回去解救吧,要记住,阿玛传授给你的武艺,只许为民除害,为国分忧,不许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石头儿子说:“儿一定听阿玛的话。”

石头儿子舍不得离开阿玛,上前扯住衣襟还想再说点什么,一使劲衣襟断了,摔了个大跟头,爬起来一看,手里握着个藤子,阿玛没了,野藤枯草中间依旧站着那个一动不动的石头人。怎么回事儿,石头儿子像做梦一样,揉揉眼睛一看,身旁放着两把大石锤,他拿起石锤一抡,好不得心应手!他说不清是梦还是真事,反正石人是我阿玛,他跪下咚咚咚叩了三个响头,站起身来对石人说:“阿玛,孩儿走了。”只见石人冲他点了点头。

再说王爷抓住凤丹,把她关在黑咕隆咚的一个山洞里,又去追拿石头儿子,他领着兵,在山林里走了三天三夜,从东山转到西山,从西山又转回到东山,及里旮旯(满语:无处不到)都找遍了,连石头儿子的影儿也没看着。老王爷气得发了疯,命家丁们在府门前的大榆树底下,放好一堆干柴,干柴上浇满猪油,把凤丹拉出来,绑在大榆树上,王爷没抓到她的孩子,要把他的讷讷点天灯,以解心头之恨。

干柴正要点着,石头儿子回来了,他冲开王爷的卫兵,扯断绑在讷讷身上的绳索,王爷一看小仇人到了,吩咐手下上前捉拿,石头儿子抡起大石锤,打得王爷的兵马倒的倒,跑的跑,王爷把兵马吆喝回来,下令说:“用箭!”士兵们摘下弓,对准石头儿子母子“嗖嗖”便射,射出的箭就像蝗虫一样飞,石头儿子亮出大锤,舞动起来像两堆大火,箭碰上多少掉多少,王爷所有的箭都射完了,箭杆堆得像小山一样,娘俩连个头发丝也没伤着,石头儿子大声说:“老王爷,还有什么本事,快使出来。”老王爷又气又急,骑着白马举着狼牙棒向石头儿子扑来,石头儿子不慌不忙上前轻轻一锤,把王爷的狼牙棒打得无影无踪,回手又一锤把王爷打倒在马下,低头一瞅,王爷和他的马变成了一堆肉饼,王爷手下的兵丁见王爷死了,扔下刀枪,逃的逃,散的散了。石头儿子领着讷讷回到村里,姨娘们见除了王爷这个大害,把石头儿子围在中间举起来,又唱又跳,高兴极了。

石头儿子母子俩回到村里,刚过上不几天安稳的日子,又发生了一件事情,原来离石人国土不远的扎边有个罗塞齐国,罗塞齐国国王身高两丈二尺,脑袋像柳斗,手掌像簸箕,使着八个人才能抬动的乌铁棒,他仗着力大无比,只以为天下无敌,带着手下的人马围住石人的国家,他声言,石人国家的国王如果在十天之内,找不到他的对手,就得把城门打开,把城里的金子、银子、美女全部献给他,不然就拿着乌铁棒来血洗石人的国家。

国王听到这个消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会跑到城墙上,望望城外罗塞齐王的乌铁棒,一会到城墙底下,看看城里的百姓,他唉声叹气地说:“灾难要降临了!”他派出探马四处精选能人,发誓如果有人能解除这个大难,情愿把江山让给他。

七天过去了,能战胜罗塞齐王的巴图鲁一个没有选来。

八天过去了,还是没有选到一个能人。

九天过去了,探马一个个回来,都摇着头。

十天期限到了,国王绝望了。

就在国王绝望的时候,石头儿子从城外赶到了,他站在国王的面前说:“国王陛下,我去治治这个小小的罗塞齐王。”说着他出城来到罗塞齐王阵前,罗塞齐王叫了十天阵,没一个敢出城应战,好不容易出来一个,还是个小孩,罗塞齐王笑着说:“嗳呀,一个堂堂大国,竟派个唇红齿白的小毛孩上阵,喂,快回去吧,我怜你年小,免你一死,回去跟你们国王说一声,换个大人来。”石头儿子笑了笑,说:“杀鸡用不着牛刀,我们国里个个都是大力士,国王怕出个大人和你交战有损体面,才让我前来。”罗塞齐王也笑了笑,说:“好吧,我先不跟你打,你要是能拿动我这根乌铁棒,咱俩再比试。”说着叫来八个大汉把他的乌铁棒抬来,石头儿子一看乌铁棒太粗了,一脚踩在棒子中间,两只手拽住两头,往上一扳,像面条一样将个乌铁棒扭成细丝,然后又往腰上缠了三圈,用手一拽,断了。石头儿子扯下一段一扔,不知飞向多远去了,两军人马顿时惊呆了。石头儿子说:“怎么样,咱们开始比试吧!”罗塞齐王心里也是一惊,不过他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说:“这个不算,你使的是邪术,咱俩摔一跤,你要能摔过我,咱们再动刀枪。”说着伸出簸箕一般的大手,去抓石头儿子,一连抓了三把,石头儿子站在地上纹丝未动。这时,石头儿子大声说:“罗塞齐王,你连我一个小孩都打不过,还想带兵打我国,快滚吧!”兵将们一看,邻国的小孩都这么厉害,要真交起手来还有个好,这就一个个窝头往回跑,一气跑回自个儿的地界,再也不敢侵犯石人的国家了。

国王没费一刀一枪,没伤一兵一卒让石头儿子把个气势汹汹的罗塞齐王吓跑了,回到宫殿上就要让位,石头儿子说啥也不干。国王又拿出银子、金子给他,他一文也没取。石头儿子谢过国王,转身往家走,刚进大门口 ,见院子里挤满了人,大伙看到他,有的冲他喊:“石头儿子,你阿玛回来了!”有的往屋里跑,喊:“卧黑杜里,你儿子回来了!”

石人从屋里出来抱起儿子,说:“好孩子,你听了阿玛的话,为国家解除了苦难,上方为此饶恕我的罪过,让我们一家团圆了。”

石头儿子一手扯过阿玛,一手扯过讷讷,小脸蛋上流着眼泪说:“阿玛、讷讷,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上一篇:隆德隍爷捉妖

下一篇:杨六郎大战白石精

标签:妖精
故事:妖精的故事
声明:石头儿子的故事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