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苏小小品画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6-12-19 10:41:22

苏小小是中国南北朝南齐时期生活在钱塘的著名歌妓,常坐油壁车,历代文人多有传颂,其中,民间流传着这么一个关于她在杭嘉湖品画脱身的故事。

六朝的时候,杭嘉湖一带已经是繁华锦绣之地了。

一天,嘉兴鸳鸯湖畔泊着一只画舫,画舫里有位妙龄女郎正在抚弦弹琴。湖中的采菱姑娘,和着她的琴声,唱起了采菱歌。要问舫中弹琴的女郎是谁?她就是江南名妓苏小小。

名妓苏小小

苏小小不但生得花容月貌,而且能诗善画,聪明绝顶。只是因为家遭不幸,才被迫沦为歌妓,苏小小虽然堕入风尘,但还是保持自身的清白。

但在浑浊的人世上  要做到 “清白”,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当时一批统垮子弟,专门寻花问柳,胡作非为。苏小小为了避开这些人的胡缠,常常煞费心机,今日舫泊鸳湖,也是为此目的。

可是这批好色之徒,并不肯轻易放过苏小小。他们从城里找到城外,从东塔寺找到放马场。终于发现她在鸳湖边的画舫里,于是一哄而上。帮助苏小小撑船的姑娘叫银瓶,她正拿篙站着观望,一看情况不对,便抡起竹篙,想把船撑开,可那批家伙已经赶到船边,一把将竹篙拉住,争着要往船上爬。

正在这危急时刻,湖中的采菱姑娘被激怒了。她们抓起菱角,一齐朝这帮家伙掷去,打得他们哇哇直叫,不得不退下船去。但他们仍然拉住船绳,抓住竹篙,不让画舫开走。一个采菱姑娘从桶里站起来说:“你们是什么人?大白天胆敢爬到人家姑娘的船上去!”

一个脸上生毛的公子说:“我姓李,他姓孙,还有姓赵、姓钱的,反正咱爷们都是从京城来的堂堂相公。苏小小的船,我们为什么上不得?’’采菱姑娘说:“你们虽是相公,却肚里空空;苏小小虽是歌妓,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你们有哪一件比得上她?”

李相公一听这话,拍着胸脯说:“琴棋书画,我们也会。你敢小觑我们相公!来人呀,把她们的菱桶拉上岸来,打碎砸烂!”

“是。”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丁,一声吹喝,拥到湖边拉住菱桶往岸上拖。尽管采菱女向他们又是泼水,又掷菱角,全无用处。

苏小小在舱里看到这个情况,心中十分焦急。她毅然走出舱门,来到船头上,柳眉一竖,厉声说道:“慢!”相公们见苏小小亭亭玉立在画舫上,顿时都被她的风韵倾倒了!他们半张着嘴巴,两眼贪婪地望着,恨不得一口把苏小小吞进肚里去才好。

苏小小在船上看到这些好色之徒丑态百出,心中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她把袖管轻轻一拂说:“你们要我待客,就叫家丁住手。”相公们一听,立即照办。接着,苏小小又说:”我虽沦为歌妓,但非势能辱,非力能取。你们要我待客,就得懂得待客的规矩。”

“什么规矩,望苏小姐指点!”

苏小小侧着头说:“要我待客,就得以礼相待,凭才取胜。”众相公呆了,问:“凭什么才?’’苏小小慢慢回过头说:“你们不是说都会琴棋书画么?”

“是。”众相公齐声回答。

“那好,我来给你们出个画题,请各位相公每人绘一幅画给我看,谁画得好,谁就是我的座上客。”

这些相公都认为自己能画,而且画得肯定要比别人好,因此齐声说:“这办法好!请苏小姐快出画题。”

苏小小早已胸有成竹。她看到这些相公,个个面目丑恶,却故意说道:“诸位相公,我看你们生得个个貌若潘安,大家不如相互把相貌画下来,也好让我赏识一番。”众相公听得苏小小夸他们貌若潘安,还要欣赏他们的画像,心中乐滋滋的,连声说:“妙极,妙极!”

苏小小差点笑出声来,忙将袖管一拂,掩面进入舱内。

相公们立即忙开了。他们叫人拿来笔墨纸砚,就在湖边的亭子里把纸铺开。赵相公对着钱相公,孙相公对着李相公,大家相互盯着对方的丑脸画将起来。

相公们虽然各自作画,但心里打的却是同一个鬼主意。就是要把对方画得越难看越好,这样方能显出自己最美。因此赵相公给钱相公画上个牛鼻子;钱相公给赵相公画了两只铜铃眼;孙相公把李相公的舌头画得足有三尺长,活像个吊死鬼;李相公把孙相公的耳朵扩大了十倍,远看像只白象,近看像只猪·…”

不大一会儿,每个相公的画都完成了,他们一起高呼:“苏小姐,请出来品画吧!”

这时,亭子的檐下挂上了画。由于这些画像都是面目狰狞,因此远远望去,倒像是一群妖怪。幸亏是白天,要是晚上,定会把刚出船舱的苏小小吓个半死。

“苏小姐快看我的画!”“看我的画!”“先看我的画!”相公们发出一片争先恐后的叫声,苏小小站出船头,指着赵相公的画说:“赵相公,你画的是谁呀?”赵相公指着钱相公说:“我画的是他!”

苏小小向采菱姑娘喊道:“你们看,像不像钱相公呀?”

采菱姑娘们明白苏小小的用意,齐声回答,“像!”

钱相公本来只顾自己的画,经采菱姑娘一叫唤,禁不住回转头去看赵相公的画“啊!”他不禁吃了一惊:难道自己的面目这样可憎!他一把抓住赵相公的衣襟问:“这上面画的是谁?”赵相公听得采菱姑娘都说他画得像,因此也一口咬定:“我画的就是你呀!”

”混帐!“钱相公骂了一句,“啪”地打了赵相公一巴掌。赵相公吃了一巴掌,侧过头去正好看到钱相公给他画的像。“啊!”他也吃了一惊,转过身去一把抓住钱相公的衣襟厉声问:“你画的是我么?”

钱相公看赵相公气势汹汹,也怕挨他的巴掌,心想先问问大家再作答复。于是他大声问:“大家看我画得像不像赵相公呀?”

“像赵相公!”湖中的采菱姑娘们大声说。

钱相公一听大家都说他画得像赵相公,就挣开赵相公的手说:“我画的就是你!”

“放屁!”赵相公提起画笔,蘸得满满的,俐地一下朝钱相公的脸上挥去。钱相公的脸上立即出现大块墨迹,他自己再用手去脸上一抹,这下眉毛、眼睛都成了漆黑一团。苏小小和采菱姑娘们忍不住都哈哈大笑起来。这时孙、李两相公也都发现自己被对方画成魔鬼一般,他们和赵相公、钱相公一样,也相互揪打起来,大家挥墨的挥墨,踢脚的踢脚,霎时间闹得不可开交。这样一直打到日落西山,相公们一个个都头破血流,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他们抹着脸上的墨汁、汗水和鲜血,睁开眼想再看一看船头上的苏小小,可是苏小小的画舫早已划得无影无踪了。

上一篇:貂蝉闭月

下一篇:武则天降烈马

标签:苏小小
故事:苏小小的故事
声明:苏小小品画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知识链接

名妓

南朝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