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正文

石勒称王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7-09-30 10:04:13

西晋怀帝永嘉五年(公元311年)十月,幽州牧石勒杀死大将军王弥后,禀报汉帝刘聪,说王弥谋反,已被处决。刘聪勃然大怒,派使者责备石勒“擅自杀死朝廷重臣,目无君主”。

但由于石勒羽毛已丰,为了笼络石勒,他不仅没有处罚石勒,反而任命他为镇东大将军和督并、幽二州诸军事,并兼任并州刺史。

石勒率兵离开己吾县,攻掠豫州各郡,随后回师驻扎在葛陂。第二年春天,他在葛陂修筑营垒,并向当地农民征税,打造战船,准备进攻建业。西晋琅邪王司马睿急忙调集江南的军队,任命镇东长史纪瞻为扬威将军,前去征讨石勒。

石勒

石勒

正好碰上淫雨,一下就是三个月。石勒的军队都是北方士兵,不习水土,加上瘟疫流行,死亡人数过半。石勒听说晋朝大军已到寿春,急忙召集部将商议对策。右长史刁膺提出向司马睿求和。孔苌等30多个武将则主张立即攻打寿春。石勒问参军都尉张宾怎么办。

张宾说:“将军不能在此久留,应该迅速回师河北,占据邺城。河北领土一旦为将军所占有,天下便无人能制伏将军。现在晋朝大军驻扎在寿春,只是害怕将军攻打寿春。如果我军撤退,晋军肯定不会追赶。请将军让辎重车辆从北路先行,大军假意攻打寿春,拖延一段时间后,再慢慢撤回。”

石勒非常赞赏张宾的主张,立即晋升张宾为右长史,号称“右侯”。石勒派他的侄子石虎率领两千名骑兵开赴寿春,自己带领人马在路上列阵等待。石虎和纪瞻遭遇,被纪瞻打败。纪瞻追击石虎,遇到石勒的大军。由于不知虚实,纪瞻不敢攻打,只好率兵退回寿春。

六月,石勒从葛陂北归。一路上不见人烟,军队无从获得粮食衣物,士兵们饥寒交迫。走到黄河南岸,又无船渡河。张宾建议石勒去抢劫汲郡人向冰打造的船只。七月,石勒便派部将支雄和孔苌率兵乘木筏偷渡到枋头,乘向冰不备,把他靠在岸边的几十只船拖走。石勒渡过黄河后,先去攻打向冰,缴获了向冰的全部物资储备,军队的士气顿时振作起来。他们马上移兵攻打邺城。

邺城西临汉朝都城平阳,隔山阻河,四面都有要塞,是个易守难攻的城邑。石勒刚要部署攻城,张宾又对石勒说:“军队远途行军,人疲马乏,不宜再战。将军不如暂时放弃邺城,就近选择一个宜于攻打的地方,一方面休整军队,一方面囤积粮草。待兵精粮足,再图霸业不迟。”

石勒仔细盘算一下,就移兵占据襄国,并派使者禀告刘聪。十二月,晋朝大司马、大都督王浚派都护王昌率领各路军队,以及辽西公段疾陆眷的军队,共五万人,浩浩荡荡地向襄国挺进。

段疾陆眷的军队驻扎在渚阳,石勒派兵出击,屡战屡败。段疾陆眷派人制作大量的攻城器具,准备围攻襄国。石勒打算倾城出动,和段疾陆眷决一死战。张宾和孔苌都不赞成。

张宾说:“鲜卑各个部落,段氏最强大。段疾陆眷的堂弟段末桎最骁勇。听说他们几天内就要攻打襄国北城。请将军速派人在北城下挖掘暗道。等他们攻城时,从暗道出奇兵,直捣段末桎的军营。段末桎一败,其他军队不战自溃。”

几天以后,段氏军队果然来攻北城。石勒让孔苌率精兵从暗道出城,袭击段末桎的营垒。双方刚一交锋,孔苌就佯装败走。段末桎紧追不舍。一直追到孔苌的军营,营中伏兵四起,把段末桎抓获。段疾陆眷见段末桎被抓,急忙率领军队撤退。孔苌回马追击,把段疾陆眷杀得落花流水。段疾陆眷带领残兵败将逃回渚阳。

石勒把段末桎当做人质,派使者向段疾陆眷求和。段疾陆眷的弟弟段文鸯担心和石勒和解会得罪王浚,因此劝哥哥不要因为段末桎一个人给全部落带来祸患。段疾陆眷不以为然。他不仅同意和解,而且请求用段末桎的三弟做人质,换回段末桎。石勒的部将都劝石勒不要放虎归山。

石勒说:“辽西鲜卑是强大的部落,与我们本无仇怨,这次不过是受了王浚的指使。我们不能因为杀一个人而和一个部落结怨。”

他马上派石虎到渚阳和段疾陆眷结盟,并把段末桎放回。段疾陆眷率兵返回辽西。王昌孤立无援,也只好返回蓟州。从此段氏心归石勒,不再听从王浚的调遣。

西晋愍帝建兴元年(公元313年)夏天,石勒派石虎攻占邺城。他趁势又攻占山东各郡,乌桓人也归附石勒。石勒的劲敌只剩下王浚和晋朝平北大将军刘琨。

石勒知道王浚早有称帝的野心,这年十二月,他派舍人王子春和董肇带着大量金银珠宝去见王浚,劝说王浚早日登基。

王浚说:“石将军是当世英雄,占有赵、魏地区,为什么要做我的藩属呢?”

王子春回答说:“石将军才能出众,兵力强盛,但毕竟是胡人。殿下出身名门,威震天下,万众归心。自古以来,胡人归汉成为名臣的有很多,可是自称帝王享有天下的却没有一人。所以石将军不敢逆天道而行。”

王浚听后非常高兴。恰在这时,王浚的司马游统派使者带密信求见石勒,想暗中依附石勒。石勒杀死使者,把游统的密信转交王浚。王浚虽然没有处罚游统,但对石勒的忠诚不再怀疑。

西晋愍帝建兴二年(公元314年)正月二十二,王子春和董肇带着王浚的使者返回襄国。石勒事先把精兵和粮草都隐藏起来,王浚的使者看到的都是老弱的士兵和空虚的府库。石勒必恭必敬地接受王浚送给他的标志风雅的麈尾(“麈尾”就是拂尘),把它恭敬地挂在墙上,每天朝拜。王子春向石勒禀报蓟州的情况,石勒手扶案几笑着说:“王浚的死期不远了。”

三月,石勒按双方约定率军队到达易水,准备到蓟州朝贺。王浚的部将劝王浚派兵设防,王浚说:“石将军是来尊奉我称帝的,有敢说开战的,格杀勿论。”王浚让人在城中设宴准备欢迎石勒。

三月初三,石勒的军队来到蓟州城下。石勒害怕城中有埋伏,就先驱赶几千头牛羊进城,声称是献给王浚的礼物,实际是想用牛羊堵塞城中道路。王浚这才觉出事有蹊跷,可是为时已晚。石勒已经占领军府中堂,王浚还未来得及组织兵力抵抗,就被石勒的部将俘虏。石勒派人把王浚押送到襄国,在街市上斩首。

西晋愍帝建兴四年(公元316年)十一月,大都督石勒在坫城围攻晋朝乐平太守韩据。韩据向刘琨求救。刘琨派鲜卑人箕澹和卫雄率领两万人马去援救韩据。石勒的部将看到鲜卑军队来势凶猛,都劝石勒深沟高垒,暂避锋芒。

石勒说:“箕澹的军队刚刚归顺刘琨,号令尚未统一。我们正好乘虚攻打。”

他任命孔苌为前锋都督,在高山上布阵诱敌,而在山外设下伏兵。鲜卑军队到来,伏兵四起,箕澹和卫雄大败。两个人带领残兵败将逃往代郡,韩据只好弃城逃跑。并州人无不为之震惊。刘琨从此一蹶不振。

东晋元帝大兴二年(公元319年)二月,赵公石勒派左长史王脩向汉帝刘曜献俘告捷。刘曜很高兴,立即封石勒为赵王。然而,王脩的舍人曹平乐却密告刘曜,说王脩此行是为了刺探情况,为石勒袭击京都做准备。刘曜听信谗言又派人追杀王脩。

石勒大怒,说:“刘氏的基业都是我石勒创下的。现在竟然猜疑起我来!赵王、赵帝我想做就做,难道还要等谁来加封吗?”

同年十一月,石勒在襄国称王,脱离了刘曜新建的赵王朝,形成二赵并立的局面。

上一篇:前赵立国

下一篇:祖逖收流民

标签:东晋
故事:东晋的故事
声明:石勒称王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相关知识链接

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