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正文

枉杀二陆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7-09-24 09:48:37

大将军司马颖进军洛阳,任命平原内史陆机为前锋都督,中郎将王粹、冠军将军牵秀、中护军石超三人都归陆机统领。陆机原本在司马颖门下充当幕僚,突然间,他掌握兵权,而且位居备将领之首,王粹、牵秀和石超心中都很不服气。

司马颖宠信宦官孟玖。孟玖为他的父亲谋取邯郸县县令的官职时,左长史卢志等人都不敢违拗,只有陆机的弟弟、右司马陆罢不同意,他说:“邯郸县历来都是由有公府掾资格的人担任县令,哪有让宦官的父亲任职的道理?”

这话传到孟玖的耳朵里,他怀恨在心。这次陆机带兵出征,孟玖的弟弟孟超恰巧在陆机的麾下任小督。军队尚未开战,孟超的属下就大肆抢掠财物,陆机将主犯抓获,正想惩处,孟超带领一百多个全副武装的骑兵冲到陆机的指挥旗下,夺走犯人。

盂超在马上回头骂陆机:“你这个狗才,会当都督吗?”

陆机的司马孙拯建议陆机杀死孟超,陆机没有听从。孟超回到兵营中,四处散布“陆机打算叛变”的谣言,他还派使者给孟玖送去书信,说陆机对司马颖怀有二心。

不久,陆机和司马义在建春门交战。孟超不听陆机的指挥,擅自深入敌阵,以至自陷绝境,全军覆没。孟玖认为弟弟是被陆机杀害的,他立即在司马颖面前诬陷陆机,说陆机和司马义互相勾结,才使战斗失败。将军王阐、郝昌,帐下督公师藩都是由于孟玖推荐才得到司马颖重用的,牵秀也一直追随孟玖,这几个人便联合起来为孟玖作证。

司马颖勃然大怒。参军王彰劝谏说:“建春门之战,敌我力量相差悬殊,我方失败在所难免。殿下让陆机带兵出战,北方旧将心里不服,孟玖等人的话不足相信。”

司马颖一意孤行,派牵秀逮捕陆机。陆机见到牵秀,慨然叹道:“故乡华亭的鹤鸣,再也听不到了。”

牵秀当即把他杀死。司马颖又下令逮捕陆机的弟弟陆雲和平东祭酒陆耽以及孙拯。记事江统、陈留人蔡克、颍川人枣高都为陆雲等人求情。

蔡克对司马颖说:“谁不知道孟玖怨恨陆零,他现在是公报私仇。”

司马颖心中也想宽宥陆霎。孟玖在一旁看到司马颖面露怜悯之色,连忙搀扶司马颖进入内室,央求司马颖下令杀陆雲、陆耽。司马颖觉得陆机勾结司马义没有证据,下不了决心。孟玖便找到狱吏,让他逼出孙拯的供词。狱吏残酷地拷打孙拯,打得他的腿都露出了骨头,可是孙拯始终说陆机冤枉。

狱吏见孙拯这样忠直,便劝他说:“二陆的冤枉,谁不知道?可是陆机已死,陆霎在押。先生既无回天之力,还是珍惜自己的身体吧。”

孙拯仰天长叹,说:“陆氏兄弟是天下难得的奇才,我受他们的知遇之恩,可惜无力解救他们,又怎么忍心诋毁他们呢?”

孟玖无可奈何,就和狱吏一起伪造了孙拯的供词。司马颖这才下令杀死陆罢和孙拯等人。孙拯的学生费慈和宰意来到狱中看望孙拯,并为孙拯鸣冤叫屈。

孙拯让他们赶快离开,并对他们说:“我在道义上不能辜负二陆,死得其所。你们为什么来白白送死呢?”

费慈和宰意回答说:“先生不辜负二陆,我们又怎么能辜负先生呢?”他们俩找到孟玖,坚持说孙拯冤枉。孟玖一怒之下,把他们两人也杀了。

上一篇:勿浣血衣

下一篇:刘渊称王

标签:西晋
故事:西晋的故事
声明:枉杀二陆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相关知识链接

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