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正文

张释之执法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6-09-28 09:52:00

张释之担任骑郎十年还没有被升迁,便打算辞官回家。袁盎了解张释之的才能,就向文帝推荐他,使他升任谒者仆射。

一次,张释之跟随文帝一道出行,来到御苑的虎圈。文帝向上林尉询问御苑中所饲养的各种禽兽的数目,先后问了十多种,上林尉左顾右盼一个都回答不上来。站在一旁的虎圈啬夫替上林尉回答文帝的提问。文帝询问禽兽数目,问得非常详细,想考察虎圈啬夫的本事。虎圈啬夫张口就来,没有一个问题能把他难倒。文帝说:“做官吏就应该像这样啊!上林尉不值得信赖。”于是准备任命虎圈啬夫为管理御苑的上林令。

张释之上前对文帝说:“陛下认为绛侯周勃是个什么样的人?”文帝回答说:“是长者。”张释之又问:“东阳侯张相如又是个怎样的人呢?”文帝又回答说:“长者。”张释之说:“像绛侯周勃、东阳侯张相如这样的人,他们在回答问题时尚且不能随口应答。秦朝因为重用刀笔之吏,官场上争相以细小敏捷的观察为高。它的害处,是使人们徒具文采而不务实,因此皇帝听不到对朝政过失的批评,结果问题一点点积累,使国家走向灭亡。”

“陛下如今因为啬夫善于辞令而破格提升,我只怕天下人闻风而动,争相效仿,都去练习口齿辩论,而不追求真才实学。下面的人受上面的人影响,速度比光影还快。君王的一举一动,都要审慎才是啊!”

文帝认为张释之说得很对,于是就没有给啬夫升官。文帝上车,召张释之陪乘。一路上缓缓而行,文帝向张释之询问秦朝政治的弊端,张释之都给以直爽的回答,文帝非常满意。回到宫中,文帝任命张释之为公车令。

有一次,太子与梁王共乘一车入朝,经过司马门,他们没有下车表示敬意。于是,张释追上太子和梁王,禁止他们进入殿门,事后并上奏说他们“经过公门不下车,是为不敬”。薄太后听说了这件事,文帝为此向太后脱下冠冕,为自己教子不严而道歉。薄太后派使者传诏赦免太子和梁王,他们二人才得以进入殿门。从这件事上文帝更加认为张释之这个人与众不同,就升任他为中大夫。不久,又任命他为中郎将。

张释之随从文帝出巡,视察文帝的陵墓霸陵。文帝对群臣说:“呀!我的陵墓以北山的岩石为外椁,把纻麻絮切碎,和漆填充在缝隙中,谁还能动得了它呢?”左右群臣都随声附和,张释之却说:“如果里面有能引起人们贪欲的东西,即使熔化金属把整个南山封起来,也是有缝隙可乘的;如果里面没有能引起人们贪欲的东西,就算没有石椁,也没有什么可担忧的!”

这一年,张释之任廷尉一职。文帝出行路过中渭桥,有一个人从桥下面跑出来,皇帝御车上的马匹受了惊。于是文帝让人追上那个人,送交廷尉治罪。张释之奏报处置意见:“这违犯了道路戒严的规定,应当罚金钱。”文帝大怒:“这个人惊了我的马,幸亏这马性子温和,若是匹烈马,岂不是要伤害我了吗?而你却说只应当罚金钱!”

张释之义正词严地说:“法,是天下人共有,应该对天下人一视同仁。如今的法律规定,这个人所犯之事就应当这样罚。另外加重他的罪责,那法就不能取信于民了。如果皇上在他被抓的时候将他诛杀,倒也罢了。现在既然已经把他交给廷尉,廷尉是天下公平的典范,稍有倾斜,天下用法就不能够公正了。那样的话,百姓怎么才能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呢?请陛下考虑清楚。”文帝考虑了很久,说:“廷尉的处置是公正的。”此后,有人偷盗高皇帝庙里神位前的玉环,被捉住了。汉文帝大怒,交给廷尉处置。

张释之按照“偷盗宗庙服饰器物”的罪名,上奏说应当将犯人在街市上斩首示众。汉文帝大怒,说:“这人偷盗先帝的器物!我将他交给廷尉处置,是想诛灭他全族;而你却只将他在街市上斩首,这并不是我供奉宗庙的本意。”张释之见文帝震怒,脱去帽子,叩首谢罪说:“法律是这样规定的。而且,同样的罪名,应当视情节来衡量判刑的轻重。今天这个人若因为偷盗宗庙器物而被灭族,万一有愚民从高皇帝的长陵上取了一捧土,陛下将怎样给他施以惩罚呢?”于是,文帝便向太后说明情况,张释之的判处方案得到了太后的批准。

张释之处处以朝廷的利益为重,以秦朝二世灭亡的教训劝谏汉文帝对官吏的升贬不能根据一时一事作决定,要警惕哗众取宠之徒,朝廷应该提倡踏实苦干、讲求实效的作风。他反对华而不实、哗众取宠,受到了当时广大臣民的敬慕。他以法治国的精神在我国历代一直受到称颂,这也是我们今天所应该提倡的。

上一篇:晁错削藩

下一篇:汉宫飞燕

标签:西汉
故事:西汉的故事
声明:张释之执法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相关知识链接

汉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