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正文

凶宅鬼影

来源:百科故事网作者:〔法国〕普罗斯佩·梅里美时间:2018-04-05 07:23:26

我在二十三岁那年动身到罗马去。我的父亲给了我十几封介绍信,其中只有一封写满了四页纸,是封口的。地址上写着:“烦交阿尔多布兰迪侯爵夫人。”

父亲对我说:“如果侯爵夫人风韵犹存的话,你就写信告诉我。”

我童年时就在他的书房壁炉上端看见挂着一幅肖像细密画,画上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头发上撒了粉,戴着一顶常春藤花环,肩上披着一块虎皮。画的背景有“罗马,一八××”字样。我觉得她的服饰很奇特,有好几次我询问这位贵妇是什么人。人家回答我说:“她是一个荡妇。”

我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我猜想其中一定有什么秘密,因为对这个简单的问题,我的母亲咬紧了嘴唇,我的父亲显出一脸严肃的样子。

这一次,父亲交给我封了口的信时,偷偷地望了画像一眼;我自己不由自主地也这样做了,我思量,这个头发上撒了粉的荡妇可能就是阿尔多布兰迪侯爵夫人。自从我初识世事以来,我就从母亲的面色和父亲的眼色里得出各种各样的结论。

到了罗马以后,我递交的第一封信就是给侯爵夫人的信。她住在圣马克广场附近的一间华丽的公馆里。

我将信和我的名片交给一个穿黄制服的仆人,他带我走进一间宽阔的客厅,光线幽暗,阴阴沉沉,家具陈旧。可是在罗马所有豪华的邸宅里都有名画家的图画。这间客厅里也有不少,其中有几幅尤其引人注意。

我第一眼就看出一幅女人肖像画显然是达·芬奇的作品。这幅画装在富丽堂皇的画框里,放在红木架子上,毫无疑问,这是收藏品里最主要的珍品。侯爵夫人还没有出现,我有充分的时间仔细研究一下这幅画。我甚至把画拿到窗户附近,以便在更明亮的光线下细看。很明显,这是一幅肖像画,而不是想象的人物画,因为画家不可能创造出这样的面部轮廓来:一个标致的女人,嘴唇相当厚,眉毛几乎连成一线,眼神既高傲又亲切。背景有她的盾形家徽,头上有公爵王冠。可是最使我惊奇的,是她的服装,除了头发不撒粉外,同我父亲的荡妇的服装一模一样。

侯爵夫人走进来的时候,我手里还拿着那幅画。

她一边向我走过来一边大声说:“真像他父亲!啊!你们这些法国人啊!法国人!他刚到就抓住了《卢克蕾蒂亚夫人》的画像。”

我赶紧为我的冒失而表示歉意,接着就用千言万语赞扬我大胆挪开的那幅达·芬奇的杰作。

“这确实是达·芬奇的画,”侯爵夫人说,“画的是卢克蕾蒂亚·博贾(卢克蕾蒂亚·博贾(1480—1519),是教皇阿历山大六世的私生女,结婚三次,扶助文学和艺术,雨果为她写了剧本《卢克蕾蒂亚·博贾》。)这位享有盛名的女人。我的所有藏画中,这是令尊最欣赏的一幅……啊!仁慈的上帝!你们父子多么像啊!我还以为看见二十五岁时的令尊了呢。他的身体怎么样?他在干什么?他会不会有一天到罗马来看看我们呀?”

尽管侯爵夫人没有撒粉,也没有虎皮,凭我的智慧,我第一眼就看出来她就是我父亲的那位荡妇。二十五年过去了,却未能使一个大美人的痕迹完全消失。她只是表情不一样了,化妆也不一样。她现在浑身穿黑衣服,下巴有三层,微笑很端庄,神情严肃而喜气洋洋,这一切说明她已变成一个虔诚的妇人。

她非常亲热地接待我,三言两语就给我介绍了她的房子、收入和朋友,朋友中有几个是红衣主教。

她说:“把我当做您的母亲吧……”

她谦逊地垂下眼睛。

“令尊嘱我照看您,给您忠告。”

为了向我证明她并不认为她所负担的只是名义上的差使,她立刻开始告诫我,对于像我这种年龄的年轻人,罗马有许多危险和陷阱,必须尽力躲避。我应该避免结交劣友,尤其是那些艺术家,只同她为我指定的人来往。总之,我听了一顿说教,我恭恭敬敬地点头称是,用合适的虚伪来回答她。

我正要站起来告辞的时候,她对我说:

“可惜我的长子小侯爵目前正在罗马他的庄园里,不过我可以介绍您认识我的第二个儿子唐·奥塔维奥,他不久就要当上主教。我希望您喜欢他,同他做朋友……”

她又匆匆忙忙地加上一句:

“因为你们年龄相当,他是一个温和而听话的孩子,跟您一样。”

她马上叫人去找奥塔维奥。我看见进来的是一个脸色苍白的高个子青年,神情凄苦,眼睛总往下垂,十分忧郁。

12345678910>

上一篇:查利十一的幻觉

下一篇:老保姆的故事

标签:悬疑故事
故事:
声明:凶宅鬼影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