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正文

四号验尸间

来源:百科故事网作者:〔美国〕斯蒂芬·金时间:2018-04-04 19:01:10

这一刻如此黑暗,我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我想自己仍在昏迷之中,接着我渐渐意识到,失去知觉的人在黑暗中是没有运动感的,可我却感到微弱而有节奏的声音伴随着我,这种声音只可能从吱吱作响的小轮子上传出,而且我从头到脚都有触觉。我能闻到气味,可能是橡胶或树脂的气味。我没有失去知觉,并且有种很那个的感觉,很什么?很真实的感觉,因为是梦。

我这是怎么啦?

我是谁?

发生了什么事?

那吱吱作响的轮子不再发出单调的节奏,我也停了下来,我周围一阵劈劈噗噗的声音从橡胶味的东西上传出来。

一个声音:“他们说的是哪一间?”

一会儿后,另一个声音:“我记得是4号,对,4号。”

我们又开始移动,比先前更慢了。我现在能听到微弱的脚步声,也许是穿着软底鞋的脚步声。说话的人就是走路的人,他们又停了下来,在吱的一声后又砰的一声,我想这是充气铰链门被打开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事?我喊了出来,但这喊叫只是在我的脑袋里,我的唇动不了。我能感觉到嘴唇和舌头的存在,而舌头像只受惊的鼹鼠伏在口腔底部,可是我就是动不了它。

我躺着的东西又开始移动,是移动的床吗?是的,换而言之就是轮床,我对这东西有一定的了解,很久以前在林登·约翰逊总统的愚蠢的亚洲冒险——越战中见过,我突然悟出自己在医院里——我发生了不幸的事,就像23年前那场差点要了我命的爆炸——还意识到自己要动手术。对这个念头,我头脑里有很多解释,但我没有什么部位受伤,很多部位都有感觉。除了对这突发的事件有点不知所措外,我感觉良好。如果这些男性工作人员正把我推到手术室里,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见?为什么我不能说话?

第三个声音:“这里,小伙子们。”

轮床转了个方向被继续往前推着。有个问题令我百思不解,我到底怎么啦?

我问自己:不是想知道你是谁吗?至少这是我能想到的事。我确实想起自己的身份了:我是霍华德·考特雷尔,是股票经纪人,同事们叫我征服者霍华德。

第二个声音(就在我头上发出):“医师,你今天看起来很漂亮。”

第四个声音(女性的,很冷漠):“受到你的恭维总是让人很高兴,拉斯蒂。麻烦你动作快点,保姆希望我在7点之前能回去,她已经答应和她的父母一起吃晚饭。”

7点前回去?那现在应该还是下午,也许是早晨。但这里一片漆黑,像你的礼帽一样漆黑,像土拨鼠的屁股一样漆黑,像波斯的午夜一样漆黑,发生了什么事?来医院之前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为什么没带手机?

因为是星期六,一个遥远的声音在低语,你在,你在……

呼的一声,这是我喜欢的声音,是我多多少少为之而活的声音,是什么声音?当然是高尔夫球俱乐部的挥杆声,把球击离球座后,我站在那里看着小球飞向蓝天……

我的肩膀、小腿被人抓住抬了起来,这让我大吃一惊,想要大叫出来。可是我发不出声音,或许发出了非常微弱的声音,比我身下轮子发出的吱吱声还小得多,或许甚至根本没有发出,也许这只是我的想象。

在黑色袋子里的我在空中被晃荡着。

喂,别把我丢下去,我的背有伤,我想对他们说,可是我的嘴唇和牙齿还是没有动;舌头仍旧躺在我的口腔底部位,这只鼹鼠也许不是昏过去了而是死了。此时我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如果他们把我放下时我的舌头向后堵住气管该怎么办?我就不能呼吸了!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某人“吞下了他的舌头”,不是吗?这想法使我从害怕转为恐惧。

第二个声音(拉斯蒂):“医师,你会喜欢这个的,他像米歇尔·博尔顿。”

女性的声音:“那是什么人?”

第三个声音,听起来像年轻人,顶多20出头,“是个想要变成黑人的白人酒吧歌手,我认为他不像。”

大家都笑起来,女性的声音也笑了起来(带着点怀疑)。我被放到了感觉是铺着软垫的台面上,拉斯蒂开始讲些新的笑话,讲单口相声似乎是他的例行公事。可我听他讲笑话所产生的一点高兴全都消失在这突如其来的恐惧感中。如果我的舌头堵住了气管,我就不能呼吸了。这就是刚闪过我脑海的念头。如果现在不能呼吸怎么办?

12345678910>

上一篇:包厢旅伴

下一篇:丽姬娅

标签:悬疑故事
故事:
声明:四号验尸间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