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正文

同木乃伊的对话(4)

来源:百科故事网作者:〔美国〕爱伦·坡时间:2018-04-13 08:46:59

“什么,”伯爵显得十分震惊,“我才七百多岁,我父亲活了一千岁,而且死的时候还没有到昏庸老朽的地步。”

这引起一连串活跃的提问和计算,最后终于发现,对这位木乃伊对年代的判断显然存在严重错误。他被埋入埃雷西亚斯墓穴距今已经有五千零五十年零几个月了。

“不过我的意思,”白金汉先生继续说,“不是指您下葬时的年龄,(事实上我很愿意承认您还是个年轻人,)而是指您包在柏油里度过的那段漫长的时间,从您的样子看,您是柏油包身的。”

“什么包身?”伯爵问。

“柏油,”白金汉先生重申。

“啊,是的;我隐约明白您的意思了,当然,柏油或许也很管用——可是在我们那个时候,我们只用二氯化汞。”

“可是我们特别感到费解的是,”波诺纳先生说,“您五千年前在埃及已经死亡安葬,怎么今天又能在这里复活,而且还显得气色颇佳呢?”

“如果我当时像你们说的那样已经死亡,”伯爵回答,“很可能我此刻也还是一具死尸;因为我看出你们还处在流电疗法的初级阶段,无法完成在我们远古时代看来十分普通的事情。实际的情形是,当时我昏厥过去,我的好友们以为我已经死亡,或至少奄奄一息,便立刻把我制成木乃伊——我想你们知道制作木乃伊的主要原理吧?”

“哦,并不完全知道。”

“啊,我看出来了;多么可悲的无知!我在这里不便细述,但是有必要说明一下,在埃及制作木乃伊(准确地说)就是无限期地停止被制作者的一切动物性功能。我指的是最广义的‘动物性’,不仅包括肉体的,还包括精神的和本质的存在。我再说一遍,我们制作木乃伊的首要原理是中止并无休止地暂停被制作者的一切动物性功能,简单地说,一个人被制成木乃伊时处于什么状态,就会一直保持那种状态。由于我有幸属于蜣螂血统,我是被活着制作成木乃伊的,就像你们现在看到的这样。”

“蜣螂血统!”波诺纳医生惊叫道。

“不错,蜣螂是一个非常显赫而稀少的家族的徽章或‘纹章’,有蜣螂血统是指属于以蜣螂徽章为标志的家族成员之一,我这是比喻的说法。”

“可是这与您活着有什么关系呢?”

“是这样的,在埃及,制作木乃伊的一般方法是先把尸体的内脏和脑子挖空后再涂抹防腐香料;只有蜣螂家族不照此章办理。所以我若不是蜣螂家族成员,我的内脏和脑子便不复存在;而缺了这两样东西中的任何一样,都会给生活带来不便。”

“这我理解,”白金汉先生说,“如此说来,我们得到的所有完整的木乃伊都属于蜣螂家族?”

“毋庸置疑。”

“我原来以为,”格里登先生非常谦恭地说,“蜣螂是埃及的诸神之一。”

“埃及的什么之一?”木乃伊大喊一声,猛地站了起来。

“诸神之一。”旅行家重复道。

“格里登先生,听到您以这样的方式说话,我感到万分震惊,”伯爵说着,重新坐回椅子里。“地球上没有任何国家承认有一个以上的神。对于我们来说,蜣螂、灵鸟等等(像类似的动物对于其他人那样)都是象征物,是我们敬奉造物者的媒介,造物者如此崇高,是不能用更直接的方式去接近的。”

接着是片刻的冷场,最后波诺纳医生重新拾起话头。

“那么,根据您刚才的解释来看,”他说,“尼罗河附近的墓穴里很可能还存在着其他蜣螂家族的木乃伊,都处于存活状态?”

“这是毫无疑问的,”伯爵回答。“所有碰巧被活着制成木乃伊的人,便会继续活着。甚至还有一些故意被这样制成木乃伊的人,由于制作者的疏忽,可能现在还被留在墓穴里。”

“您是否能够解释一下,”我说,“您说的‘故意被这样制成木乃伊’是什么意思?”

“愿意效劳。”那木乃伊从眼镜后面从容不迫地把我打量了一番,然后才回答——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冒昧地直接向他提问。

“愿意效劳,”他说,“在我那个时代,人类的一般寿命大约是八百年。除非因为极其罕见的意外事故,很少有人在六百岁以前死亡,而活到一千岁以上的人也寥寥无几,八百岁被看做是正常的寿命。在发现了我刚才向你们讲述的木乃伊的制作方法之后,我们的哲人想到,如果把这自然的寿命分成几段来活,就可以满足我们可嘉的好奇心,同时也可以使科学得到很大的进步。确实,从历史学来说,经验证明这种做法是十分必要的。比如说,一个历

234567>

上一篇:1408

下一篇:没有归还的一天

标签:悬疑故事
故事:
声明:同木乃伊的对话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