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正文

阿姆沃斯太太(5)

来源:百科故事网作者:〔英国〕爱德华·弗里德里希·本森时间:2018-04-06 17:33:59

“你们两个早上好,”她说,“我听说你的病人情况不错,伍尔康伯先生。我给他带来了一碗果冻,想和他一起坐一个小时。他和我是好朋友。我对他的康复感到十分高兴。”

伍尔康伯停顿了一会儿,好像在下决心,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她。

“我禁止你那么做。”他说,“你不能和他一起坐,也不能看他。你像我一样知道得很清楚,这是为什么。”

我从未见过一个人的脸上发生如此令人恐怖的变化,好似她的脸一下子失去血色,变成了一种灰蒙蒙的颜色。她举起手,好像要挡开那根指着她的手指,手指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反对的标记。她畏缩地向后退向路上。忽然传来汽车喇叭尖厉的叫声,急刹车声和喊叫声——这是一辆路过的汽车。太晚了,一声长长的尖叫被半路卡断。她的身体在第一个轮子碾过之后从路面上弹起来,接着又是第二只轮子碾过。她的身体躺在那儿,颤抖着,抽搐着,然后静止不动了。

三天之后,她被埋在马克斯利村外的墓地里,遵照的是她自己设计好的埋葬方式,这是她告诉过我的。她那突然而可怕的死亡,在我们这个小团体里引起的震惊渐渐平息。只有两个人,那就是伍尔康伯和我,由于她的死亡所带来的解脱,从一开始就觉得恐怖心情减轻了。不过,我们当然只是两个人私下讨论,一点也没有暗示旁人,由于她的死亡,避免了更大的恐怖事件发生。可是,很奇怪的是,我的情况似乎如此,而伍尔康伯对有关她的某些事并未满意,并且也不回答我对于此事的疑问。平静而温暖的九月还有接下来的十月一天天过去,树开始变黄,树叶落了,他的不安也放松了。但是,还没到十一月,表面上的宁静又骤然变为飓风袭来。

一天晚上,我在村子远远的另一头吃饭,大约十一点的时候,我走回家。月光异乎寻常地明亮,照得一切都如同蚀刻画一般清晰。我正走到阿姆沃斯太太曾住过的房子对面,上面有一块牌子写着出租,忽然,我听到她的前门“咔嗒”响了一声,接着我看见她就站在那儿,我一下子不寒而栗,全身发抖。她的侧影在月光下栩栩如生,正转向我,我不会认错她。她似乎没看见我(她花园前面紫杉篱笆的阴影确实罩住了我),她迅速穿过马路,进入正对面屋子的大门里。她在那儿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

我的呼吸变成了急促的喘息,好像我刚跑过——而且我现在的确在跑,还恐惧地回顾着,我跑过那把我的房子和伍尔康伯的房子隔开的一百码距离,我如飞的脚步把我带到的是他的宅子,下一分钟我就已经在他的宅子里。

“你来告诉我什么事?”他问,“或者我来猜一猜。”

“你猜不到。”我说。

“不,不用猜。她回来了,你看见了她。告诉我怎么回事。”

我告诉他事情的经过。

“那是珀尔索少校的宅子,”他说,“立刻跟我去那儿。”

“可是我们能做什么?”我问。

“我不知道。那正是我们得弄清楚的。”

一分钟之后,我们就在宅子对面。我刚才经过时,里面全是黑的,现在楼上有几个房间亮着灯。我们到宅子跟前的时候,前门开了,珀索尔少校从大门里走出来。他看见我们,停住了脚步。

“我正要去找罗斯大夫,”他急急地说,“我妻子突然病了。我上楼的时候,她已经在床上躺了一个小时,我发现她脸色白得像幽灵,筋疲力尽。那之前她似乎在睡觉——对不起,我得走了。”

“等一下,少校,”伍尔康伯说,“她喉咙上有什么痕迹吗?”

“你怎么猜到了?”他说,“有,有一只那种可恶的昆虫似乎咬了她两次。她在不断流血。”

“有人和她在一起吗?”伍尔康伯问。

“有,我把她的女仆叫起来了。”

他走了,伍尔康伯转向我。“我现在知道我们该怎么办,”他说,“把你的衣服换了,我到你宅子去和你会面。”

“怎么回事?”我问。

“我在路上告诉你。我们要到墓地去。”

他来和我会面的时候带来了一把镐、一把铲子和一把螺丝起子,肩膀上还绕着一长卷绳子。我们一边走,他一边告诉我,我们将要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可怕时刻。

“我必须告诉你的事,”他说,“现在对你来说太不可思议,难以置信,但是在黎明之前我们就会看到这是否是不合事实。非常意外,也非常幸运的是,你看见了那个鬼怪,它那超现实的形体,不管你愿意怎么称呼它吧,是阿姆沃斯太太的样子,正在进行它那恐怖的勾当,因此,毫无疑问,她活着的时候附在她身上的吸血鬼,在她死后还活在她身体上。这是没有例外的——确实,她死后的这几个星期我一直在等待着。如果我是对的,我们就会发现她的尸体没有腐烂,不受侵蚀。”

3456>

上一篇:闹鬼的房子

下一篇:吊死尸

标签:悬疑故事
故事:
声明:阿姆沃斯太太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