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文章列表

传奇故事

真正的英雄往往隐藏于百姓之中。平头百姓的传奇故事照样惊天动地!

纪念艾米丽的一朵玫瑰花

一爱米丽·格里尔生小姐过世了,全镇的人都去送丧:男子们是出于敬慕之情,因为一个纪念碑倒下了。妇女们呢,则大多数出于好奇心,想看看她屋子的内部。除了一个花匠兼厨师的老仆人之外,至少已有十年光景谁也没进去看看这幢房子了。那是一幢过

人椅

每天早上十点多钟,佳子照例要目送丈夫上班。闲下来之后,便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她和丈夫合用一间书房,眼下,她正为k杂志今夏的增刊号创作一部长篇小说。她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作家,近来声名远播,她的身为外务省书记官的丈夫,远没她那么风光。每天,她

地狱变

一像掘川大公那种人物,不但过去没有,恐怕到了后世,也是独一无二的了。据说在他诞生以前,他母亲曾梦见大威德的神灵,出现在她的床头。可见出世以后,一定不是一位常人。他的一生行事,没一件不出人意外。先看看掘川府的气派,那个宏伟呀、豪华呀,究竟不

毛虫

一个月之前,我从一份意大利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我曾在那里住过的卡斯卡纳别墅被拆掉了,它的原址上正在建造一个什么大工厂。这样一来,也就没有什么理由让我不能写下那些事:我在上述那座别墅里某一个房间、某一座楼梯平台上亲眼见到的(或者是想象

没有归还的一天

我曾有幸结识许多上了年岁但依旧容貌姣好的公爵夫人;然而,她们大抵都是些家道中落的贵夫人,身边只有一名身着黑衣的小女仆,住在托斯卡纳(意大利中部地区,以悠久的文化艺术传统著称,首府为佛罗伦萨。)式的衰颓的别墅中;栅栏做成的围墙,两株布满灰尘,像

同木乃伊的对话

前一天晚上的酒会使我神经过于紧张。我头痛欲裂,昏昏欲睡。因此,我打消了晚上的外出计划。我觉得较为明智的做法是胡乱吃几口晚饭就上床睡觉。当然,晚饭必须清淡。我特别喜欢威尔士奶酪,不过,一顿吃一磅奶酪不是任何时候都合适的。话说回来,若吃

1408

作者按:和永远流行的埋活人的故事一样,每个写恐怖/悬念小说的作家至少应该写一个关于旅馆房间闹鬼的故事。这篇小说是我的这种故事,它唯一不寻常之处是我没打算写完它。我只写了三四页作为《抚摸恐怖》的附录,想让读者看看如何改初稿。起先我是

悄悄话

迈尔斯·本顿第一次见到那矬子是在火车上。当时他正独自坐在一间二等车室里,去城里的办公室上班。那矬子走进了他的车室,在另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本顿从眼角瞥了他一下,见他长得很丑,背上长着一个偏在一侧的隆块,面貌黝黑,或者说肮脏得像

别墅一夜

细细想来,那一晚,我走过了十或二十余座暖和舒适的谷仓和棚屋,也没有找到一个中意的地方,因为伍斯特郡的小巷全都偏僻而又泥泞。直到天快黑时,我才在一座满是泥水的小花园里发现了一座空荡荡的别墅,离大路有一段距离。那天早些时候曾下过倾盆大雨

吹声哨子,我就会来到你身边

“既然整个学期都结束了,我猜你很快要动身了,教授,”他们互相挨着落座以后,一个不是本故事中人物的人对本故事里的教授这么说。他们是在圣詹姆斯学院的招待大厅里,参加一个宴会。 教授年轻、优雅,而且说话用语考究。 “是的,”他说:“我的朋友

吊死尸

在某个公园的长椅上。眼前有一柱喷水,高高地擎天喷射到傍晚的晴空中再落下,喷射上去再落下。我边倾听着喷水的声音,边摊开两三张晚报看着。发现不管是哪家的报纸,都没有找着我要的新闻报道,只得冷笑着将报纸折起来揉成一团。我要找的是刚好一个

阿姆沃斯太太

马克斯利村位于苏塞克斯郡的丘陵地区,这个地区石楠丛生、松树遍野。去年夏秋时节,那些奇怪事件就发生在这个村子里。在全英格兰,你都找不出一块比这个村子更可爱、更健康的地方了。如果风从南方来,它就满载着大海的气息,吹向东部高地,使它免受

闹鬼的房子

我有一个朋友,他是一名作家兼哲学家,有一天,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跟我说:“真有意思啊!上次分手之后,我在伦敦市中心发现了一幢闹鬼的房子。” “真的是闹鬼吗?闹什么——是幽灵吗?” “哦,这个问题我答不上来。我只知道事情是这样的:六个星期之前

猴爪

外面,夜晚寒冷而潮湿,但在雷克斯纳姆别墅的小客厅里,窗帘下垂,炉火熊熊。父子俩在下棋,父亲以为棋局将发生根本的变化,把他这一方的国王推入危急而不必要的险境,这甚至引起了那位白发老太太的评论,她正在炉火边安静地编织毛线活。“听那风声,&

带家具出租的房间

在纽约西区南部的红砖房那一带地方,绝大多数居民都如时光一样动荡不定、迁移不停、来去匆匆。正因为无家可归,他们也可以说有上百个家。他们不时从这间客房搬到另一间客房,永远都是那么变幻无常——在居家上如此,在情感和理智上也无二致。他

这是一个梦吗?

我曾经疯狂地爱过她! 一个人为什么恋爱?一个人为什么恋爱?他在整个世界上只看见一个人,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心里只有一个愿望,嘴上只有一个名字——一个不断出现的名字,它就像泉眼里的水,从心灵深处上升到嘴唇,这个名字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个

霍拉

(“霍拉”原文为lehorla,可能是莫泊桑杜撰的一个词,来源可能是诺曼底人使用的horzain一词,意为“陌生人”。) 5月8日 天气真好!我一上午都躺在屋前的草地上,躺在那棵遮阴着整座屋子的高大的梧桐树下。我爱乡间这个地方,我爱住在这儿,这些又深又

昂什丽娜

一 大约两年前,我骑自行车经过波瓦西村北面靠近奥什瓦尔村的一条荒凉的小路。忽然,我看见路边有一所屋子使我感到惊异,于是我跳下车,想去看看清楚。这是一所很普通的砖砌屋子,在十一月灰暗的天空下被卷着落叶的寒风吹刮着,周围是一大片园子,里

鬼恋人

在伦敦逗留了一天,杜路沃太太要离开了。她到自己的关闭了的房子去找些要带走的东西。有些是她自己的,有些是她家人的,他们现在都习惯乡村生活了。那时八月将尽,整天热气蒸腾,不时有阵雨。她去时,路下边的树在湿润的、黄色的午后斜阳里闪着光。

它是什么?

我得承认,要讲述自己遇到的这桩怪事,我很没有自信。我打算详细讲述的这件事非常特别,对于别人的怀疑和嘲笑,我有充分的心理准备。我预先就准备好接受所有这些怀疑和嘲笑。我相信我有面对怀疑而写作的勇气。深思熟虑以后,我决定尽我所能,用简单

老保姆的故事

你们知道吧,我的小宝贝们,我这个老保姆,你们的保姆妈妈,是个孤儿,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你们都听说过你们的外公是北方威斯特摩兰郡的牧师吧,我也是从那地方来的。那时候,我还是乡村学校的学生。一天,你们的外婆来学校找我们老师,问有没有人能

凶宅鬼影

我在二十三岁那年动身到罗马去。我的父亲给了我十几封介绍信,其中只有一封写满了四页纸,是封口的。地址上写着:“烦交阿尔多布兰迪侯爵夫人。” 父亲对我说:“如果侯爵夫人风韵犹存的话,你就写信告诉我。” 我童年时就在他的书房壁炉上端看

查利十一的幻觉

(查理十一,瑞典国王,生于一六五五年,卒于一六九七年。一六七二年即位后,建立绝对王权。) 霍拉旭,天地之间有许多事情,是你们的哲学里所没有梦想到的呢。(原文系英文。见朱生豪译莎士比亚《哈姆莱特》第一幕第五场。) ——莎士比亚《哈姆莱特》

丽姬娅

其中自有意志,意志永生不灭。孰知意志之玄妙及其威力哉?上帝乃一伟大意志,以其专一之特性遍泽万物。凡人若无意志薄弱之缺陷,决不臣服天使,亦不屈从死神。 ——约瑟夫·葛兰维尔(约瑟夫·葛兰维尔(1636—1680),英国哲学家,牧师,作家。他是唯神论者,认

四号验尸间

这一刻如此黑暗,我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我想自己仍在昏迷之中,接着我渐渐意识到,失去知觉的人在黑暗中是没有运动感的,可我却感到微弱而有节奏的声音伴随着我,这种声音只可能从吱吱作响的小轮子上传出,而且我从头到脚都有触觉。我能闻到气味,可能是

包厢旅伴

你回头看见了什么?什么也不会有。朝前看呢,也是一片迷茫。这就对了,就是这么回事。此刻是凌晨三点,落着雨。列车隆隆向前疾驶,荒野里闪烁着亮点,但你分不清那是灯光呢,还是星光。道路就是铁轨——为什么没有铁轨直接通向天堂?旅途的终点

从南方来的人

眼看就快六点了,所以我想给自己要瓶啤酒,到户外去坐在游泳池边的躺椅里,享受一会儿傍晚夕阳的景色。我来到酒吧,弄到了那瓶啤酒,端着它出了屋子,穿过花园漫步走向池边。这是一座挺美的花园:碧草如茵,一个个花坛里面开满了杜鹃花儿,椰子树昂然耸立,姿

最危险的游戏

“从那里出去往右的某个地方,是一个巨大的岛屿,”惠特尼说,“那是个相当神奇的……”“是哪个岛?”雷恩斯福德问道。“老的航海图上管它叫船舶陷阱,”惠特尼回答,“这是个富有暗示性

摆脱乔治

达夫·丹尼斯的声音叫道:“劳拉,你换好衣服了吗?”门上的叩击声惊醒了劳拉,她猛然坐起。她坐在梳妆台前面,依旧衣冠不整。劳拉之所以被吓了一跳,是因为适才她正在做梦。梦中她站在一架照相机前面,照相机的镜头渐渐幻化成乔治的眼

夜莺别墅

“再见,我亲爱的。”“再见,亲爱的。”爱丽克丝·马丁靠在小小的园门上,望着她丈夫一路朝着村子的方向走去,身影逐渐变小。不一会儿他拐过弯去,不见影儿了,但爱丽克丝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神情恍惚地望着。爱丽克丝&mid

女房客之谜

他坐着黄色的公共马车,到达目的地已是深夜了。经过三个小时缓慢的爬坡又爬坡,困坐在车内。累得他四肢僵硬,精疲力竭。呈现在面前的村子是一团黑糊糊的影子,家家户户早已沉沉入睡。只有小旅店门前还有喧闹声和灯火,一片忙碌的景象——

幽魂岛

一故事发生在加拿大湖区的一个幽僻的小岛上。那里湖水清凉,在炎热的夏天常吸引蒙特利尔和多伦多的市民去那里休闲度假。就这么一点特色,似乎还不足以打动我们这些心理学系的学生。然而,我们还是去了那里。失望之余,同行的二十多人当天就回蒙特

自白

雾沉重地涌动,在他周围慢慢盘旋,这是由它自身的运动驱使的,因为没有风。浓厚的、有毒的雾呈圈形、环形地悬浮着;它或升或降;没有街灯和汽车灯的光能直接穿透它,虽然到处都有某个大大的商店橱窗在那不断运动的雾帘上投下闪烁的光斑。奥雷利的眼睛

工程师的拇指

福尔摩斯与我交往甚密的这些年里,所有提交给我这位朋友解决的案件中,只有两件是经由我介绍的——一件是韩舍利的拇指案,一件是魏布顿上校的发疯案。虽然后者能给敏锐而独到的旁观者一个较佳的思维范畴,但另一件案子,它开始得如此奇特

鹰溪桥上

一亚拉巴马州北部的一座铁路桥上站着一个人,他正俯视着桥下20英尺处的奔腾流水。这个人的双手背在身后,手腕被绳子绑着。一根绞索紧紧地套住他的脖子,另一端系在他的头上一根结实的枕木上,中间的一段则松松地低垂到他的膝前。几块木板散搁在铺

一个旅行者的恐怖怪床

在完成大学学业之时,我正和一个英国朋友待在巴黎。那时我们都是年轻人,恐怕生活也就真有些不检点之处,尤其是逗留在这样一座令人春心荡漾的城市之中。一天晚上,我们正在皇家大旅馆的周边地区四处游玩闲荡,犹疑着下一刻能找个什么法子取乐。这时

陷坑与钟摆

刑具贪婪闹不休,无辜鲜血填饥肠;大地重光鬼牢碎,阎王败阵喜生回。〔为巴黎雅各宾俱乐部原址建立的市场大门所作的四行诗〕(原文是拉丁文。引自英籍犹太作家伊萨克·迪斯累里(1766—1848)所著《文学奇闻》一书。根据法国诗人波德莱尔

厄舍府的崩塌

那年秋天的一个沉闷、幽晦、静寂的日子,暝云低低地垂压着大地,我单身驰马穿越一片无比荒凉萧索的原野。黄昏的阴影渐渐来临,终于发觉愁云惨淡的厄舍府就在眼前。不知为何——一看到这幢府邸,一种难以忍受的阴郁就涌上心头。我说难以

我在“天上人间”当小姐

我在“天上人间”当小姐

我以前是一个坐台小姐,在京城最好“天上人间”夜总会。关于我们的场子,坊间的传言挺多的,其中有真有假,有的言过其实,有的又太轻描淡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