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宛如约 > 正文

第十五回 恶姻缘各自图谋 圣天子赫然震怒

书籍:宛如约作者:佚名 时间:2016-10-21 14:38:08

心里憎嫌,冤家相对,不自知惭。一樽美酒,几块香羹,身髒皆炎。

交章各犯威严。为儿女,心肠死括,言词尖厉。借语摧残,谁肯谦谦。

右调《柳梢青》

话说李吏部见司空约才到京即奉差而去,知自家的权势有灵,心甚快活,却当不得儿子与媳妇在家中日久鬼吵,时常劝戒他道:“这婚姻是奉朝廷特命,又赐御乐金莲,又敕百官襄事,乃大荣大幸之事。总是媳妇颜色差些,也是尚书之女,可以宽恕三分,怎幺只管责备?”李公子道:“孩儿别事可以奉得父亲之命,此乃闺阁私秘之事,朝夕间要眉目相对。他若有三分象人,孩儿也还耐得,叫起来,哭起来,竟是一个麻鬼,却叫孩儿怎生消受他。若是个曲尽妇道之人,相见了欢天喜地,百依百随,孩儿还可勉强,谁知他见了孩儿,不骂醉鬼就骂糟团。他的憎嫌孩儿,比孩儿憎嫌他更甚,却教孩儿怎生将就?当时我求父亲与孩儿纳聘者,赵小姐也,父亲若竞写书央王抚台为媒,王抚台强为赵小姐出力,说他已受司空约之聘,渺茫之同,怎能回得父亲之命。后请了圣旨,圣旨又准了,可谓万分拿稳,谁知到被他花言巧语,哄过圣上,到将司空约之婚弄真了,竟赐了我这一个麻鬼。圣恩下为不深,却那里知道我们内中的许多情弊。孩儿纵不肖,是父亲的遗体,谁不道是尚书的公子,怎去受这样的苦恼?父亲若不替孩儿作法区处,孩儿就生不如死了。”李尚书道:“我岂不思量区处,但碍着圣旨在上,故轻易动不得手脚。须留心,看有凑巧的机会,我自然有个分晓。你如今且权时忍耐。”李公子见父亲吩咐,只得罢了。

过不多时,又与晏小姐相吵。晏小姐忽骂道:“你这死酒鬼与我,己是前生前世绪下的死冤家了。除非我一时害暴病死了,你方才得能够快活,着是我晏小姐活活的坑陷在你家,你这贼酒鬼便叫八天王来护卫你,只恐怕也不能够安静,到不如你早早的寻个自尽,出脱了我罢。”李公子听了,触动他的恶机,因暗暗想道:“他这话虽说得不中听,却到是实情实理。他一个尚书的女儿,我一个尚书的公子,又是圣上赐婚,百官迎娶,那得开交。他一个麻脸,我一个酒鬼,料难和好,若不死了一个,便要吵闹这一生一世。他方才说暴病死了,我想,暴病也是人生有的。何不就与他一个暴病而死,以断根绝命,岂不美哉。他父亲就有些疑心,体体面面,也不好反面无情,与我为难。就与我为难,以他家闲居的尚书与我现任的尚书赌势力,只怕官情王法,也要逊让三分,料想不至偿命。得能脱了这重苦海,便耽些利害,费些银钱,受些亏苦,也还要算做大便宜的了。”算计定了主意,便日日与心腹家人薛漏商量,要他害暴死之病。正是:

婚姻恩爱痛连肝,琴瑟调和鱼水欢。

若是你憎兼我厌,便如水火互相残。

薛漏说道:“要害暴死之病,除非饮食里下些砒霸毒药死便死了,那时面色有黑,晏尚书亲来下视,岂不看出。”李公子道:“一死了便厚殓起来。包裹的周周密密,那里便看得出来。便看得有些诡异,也只好说几句闲话,终不成那里去告了我来。”众家人一齐迎和道:“大相公说得有理。”李公子听了欢喜,遂悄悄叫人去买砒霜,要在饮食中算计晏小姐。不期晏小姐也暗暗的算计,要在醇酒中下些砒霜,断送李公子。两下惧不怀好意。

不多时,晏小姐早已将一小坛好酒暗暗的下了毒药在内。只因他与李公子两个人,见了面,不是咒,就是骂,那里好开口叫他吃酒。一个心腹丫鬟叫做锦霞,因凑说道:“小姐也不必着急去请大相公吃,只消将这坛酒明明的放在轩子里花栏杆旁,大相公不时在那边看花闲坐,闻见了酒的香气,便忍不住,自然要开吃了,何须去劝。吃了就有差池,却于小姐无乾。”晏小姐听了,满心欢喜,以为有理,遂悄悄叫锦霞移酒到轩子内去不题。

却说李公子叫人买了毒药,要下在饮食中,怎奈晏小姐的饮食俱有贴身服侍的僕妇伺侯,一时急急忙忙,放不入去。欲要整理些饮食送与他吃,却不曾送惯,忽然送去,恐他动疑。因想来想去,再想不出一个好法来,心中十分气闷。一日,因气闷不过,要出门寻人吃酒散闷。将走到大门,忽见一个垂髮丫鬟,手拿着一个金漆小盒,走入门来。忙仔细看来,却是晏家岳毋身边服事的秋云,因立住让他走入,问道:“秋云姐,为何独自一个到我家来?手里拿的甚幺东西?”秋云见是公子,忙笑嘻嘻说道:“只因公子有些不老实,触怒了我家小姐,有伤和气,我家老爷与夫人甚是着恼。昨日老爷在郊外打围猎兽,猎得一个鸟儿,不胜心喜。回到府中,与夫人说道:『此鸟可以疗妒,若使他夫妻们吃了,到老和睦。』故此夫人今早亲自安排作羹,要着僕妇送来。因还有说话要对小姐说,故此打发我送来。”李公子听了,暗笑道:“我二人心事,那里是为嫉妒不和。止是他嫌我,我又嫌他,恨不得要他早死,我好别娶一个快活。我想买了药正愁没处下手,今乃天赐其便,何不暗暗下手,岂不了帐。”因满脸笑说道:“难得你老爷与夫人如此记念,要我们和姦,实实好意。若只使一人吃,只是一个和好,也是枉然。莫若我也吃些,有些灵验,和好起来,方不负你老爷夫人之意。”说罢,伸手取盒道:“你跟我来。”秋云见他说得有理,正合来意,遂跟他走入一间幽雅书室中。公子将盒儿放在桌上,遂转身将药藏在手中,复来开盒。只见盒内一只龙凤磁碗,盛着热气腾腾的,觉得香美可爱。道:“秋云姐,你不要笑我,我有种毛病,有人立在面前,一时再吃不下去。你可去轩子外看些花草,等我吃些,与你送去。”秋云退出。李公子略吃些,忙将毒药渗在羹中,又将手指搅匀,仍旧将盒盖好,叫秋云道:“果是香甜好吃。你见小姐时,万不可说出瞒他先吃。”秋云应允,入内而去。正是:

丑人只道自家好。强汉何从肯服输。

若使两人朝暮共,自然水火不同炉。

李公子见秋云去远,不胜快活道:“难得这般凑巧,是他娘家送来物件,就药死了,也赖不到我身上。从今再没人敢嫌我了,只寻人访问,娶个美貌佳人与他作对,才满心愿。”一时想得十分得意,叫着薛漏说知,使他入内暗暗打听消息,自已走到轩子中看花,等候里面动静。闲看了半晌,遂坐在一张椅子上等候。不期坐下,忽有一阵酒香扑入鼻中,因想道:“此处那得有此妙物?我这几日被他磨灭得连酒兴都减了,今日正要出门借酒消闷,恰又凑巧。索性在此等个长短,去吃也吃得放心。”想定了主意,只坚忍坐着。争奈这酒的香气一阵阵的随风飘送,李公子早已满口流涎,浑身发起痒来,遂坐不住,立起身来道:“这香气不远,莫非家中人藏顿在此,日里不敢吃,等到夜间来吃?我何不寻着吃了他的,岂不有趣。”便在轩中随香嗅去。嗅到轩尽处,果见有个青坛。忙走近揭看,是满满的一坛好酒,浓酝异常。一时满心快活,双手捧到轩中,遂不管冷热好歹,竟将嘴插着坛口,一气吃了半坛。因停住暗笑道:“料想这晏麻子此时吃了毒药,万无生理,我今吃醉了,再有谁人骂我酒鬼、糟团了?”因想得快活,正又要吃,不觉身上连打了几个寒噤,道:“不好,不好。我因一时嘴馋,吃不惯冷酒,这酒不吃罢。”说不完,早一个天旋地转,跌倒轩中,不知人事。正是:

人有害虎心,虎起伤人意。

若是两不嫌,决然无此事。

且说秋云走入小姐卧房,正值小姐对镜画眉搽粉,丫鬓与他抿鬓簪花,因问道:“谁着你来!”秋云道:“老爷夫人因记念小姐,昨日老爷猎得一件罕物,夫人整治了,着我送来,要看小姐吃光回话。说是小姐吃了,与公子恩爱,再不作吵。”晏小姐听了,因歎口气道:“你这癡丫头,又来说癡话了。你岂不知我香闺生长,赋就娇客,只指望老爷择配,嫁个美貌才郎,终身和好,方不负我这朵鲜花。已择了司空约,说才高貌美,满我心愿,谁知他又推辞已聘,可谓书生福薄矣,却得老爷爱我心切,上本要他婚娶,已立意嫁他,谁知这李酒鬼不知自量,妄想天鹅,要娶赵小姐。这赵小姐却是司空妄指聘定,一时各家二上本章。那晓得皇上看见我两家男女皆未婚娶,竞强媒硬配,将我嫁了过来。当夜朦朦惶惶,被他点污身体,至今悔恨不了,已立行人道他和好,只愿他早死,他还癡心,吃醉走来,风风颠颠。要我容他。对他非嚷即骂,这些时已嚷骂得他失魂丧魄,再也不敢来歪缠了。”秋云道:“小姐如今不要憎嫌公子了,可请吃老爷夫人送来的物件,包管小姐与公子恩爱到老。”晏小姐一面开盒,一面摇头道:“我一朵好花,怎肯插在粪土之上。我今已有了好算计,埋伏停当,谅这酒鬼跳不出圈去。”因在奁匣中取两枝银簪,一连来取吃了数块,也觉香美好吃。却一眼看两枝银簪上,霎时变黑。小姐看了大惊,连忙放下不吃,道:“莫非内中有毒?”说不完,早已两睛直挺,顷刻跌倒。正是:

是女思量美丈夫,也须有色得欢娱。

若然嫫母东施色,试问欢娱有也无。

众侍女忽见小姐暴死,一时惊惶无措,一面入内报知。李尚书细问,方知送来饮食中有毒,忙着人请医生看治,又着人去晏尚书家报信。不一时,医生来看,说是误食砒霜,幸而早知。尚可有枚。使人杀羊取血,同粪清来灌。正要灌救,忽家人僕妇齐赶入房报道:“老爷夫人,不好了,公子不知为甚幺事跌死轩中,浑身青紫。”李尚书与夫人听了大惊,一面吩咐救小姐,一面同医生来看公子。果见公子横跌在地,半坛的酒尚在身旁,急得跌足痛伤。这医生忙近前用手在公子身上遍摸了一番,道:“老爷夫人不必过伤,公子还可有救。想必酒中误食砒霜,冲入两肢,亏得是冷酒,酒性是缓,不致断肠,若再迟一刻,便无救了。今只须用羊血粪清灌救可活。”李尚书与夫人听了,慌忙使家人灌救。正灌救时,几个僕妇来报道:“亏得粪血,已将小姐救醒了。”李尚书使夫人入内去看媳妇,自己同家人且救公子。

此时,已有人报知了晏尚书与夫人,一齐赶来。晏夫人自往内与李夫人作吵,晏尚书来寻李吏部作对,说他谋害了女儿,因气忿忿赶入轩中发话道:“一个朝廷大臣,怎幺纵容不肖子持顽杀妻,是何道理?”李吏部听了,怒说道:“你这护短的畜生,全无闺训,终日反目,也还事小,你怎幺将毒药藏在饮食中,着人送来害他二人?我方才审问秋云,方知我儿子也吃了送来的饮食,你的女儿致救醒了,我的儿于尚救不醒。必俱是你害得七颠八倒,怎幺反来怨我?如今决不与你干休。明日奏闻圣上,少不得朝中自有公论。”晏尚书一肚皮怒气,听见女儿已是救醒,气己平了一半。又见李公子横倒在地,只得一面分辨饮食中并无毒药,又一面吩咐家人请夫人同小姐回家。自己走出外来,佯怒而去。这边将李公子直灌救到半夜方才救转,已是淹淹一息,急切不能言语。李吏部不胜痛恨,连夜草成一疏,到五更入朝。不期这日天子有事在宫,不出视朝,只得将本章烦内臣转达御览。早有人报知晏尚书。晏尚书着慌,只得也上一疏,也托内臣转达。

过不一日,天子驾临使殿,批览奏章,内臣送呈二疏,天子先看李吏部的本章,只见上写道:

臣李仁谨奏:为大坏纲常,唆女杀婿事:臣待罪铨曹,止有一子。前因丧偶择娶,得蒙皇上深恩,赐婚于致仕臣晏黻之女为配,已及半年。岂意晏黻当时惧罪,恐违圣恩,勉强曲从,故临行告戒。女遵父命,视夫寇仇,是以常闲鸳被,难邀半臂之欢。岂意为续鸾胶,反受终身之累,必欲夫死心方快足。今于本月某日,晏黻遣婢女秋云,乔送疗妒之羹,内具砒霜之药。臣子无知,偶遭其毒,已经殒绝。幸天怜臣之后,赖医苏全灌救得生,尚自奄息在牀,生死未定,臣切痛心。伏乞陛下念臣犬马有年,大张乾断,请敕法臣明正晏黻之罪,离异其女,使臣得安效命,臣子得生矣。无任惶悚待命之至。

天子看完,又看晏黻本章:

臣晏黻谨奏大臣失体,有乖家教,纵子绝伦事:臣昔致于休,年将耄耋,箕裘无继,止有弱女,正在及笄,未赋桃夭之好,久行选择,难逢坦腹之儿。臣日夜营心,不能少懈也。前蒙皇上隆恩,赐婚李仁之子李最贵,臣以为门楣有幸,感戴无穷。孰知李仁种恶类奸,纵子仇杀前妻。惧其势燄,莫敢谁何。得漏法网,不自知儆。今又复起兽心,视臣衰朽退位,视臣女蒲柳陋质,不遂其欲,是以朝夕设谋,百股凌辱不堪,不得而已。臣女提防,已非朝夕。臣妻往往劝解,无奈水火难同。忽于本月某日,臣女遭中蛊毒,绞腹痛绝。幸得早知,同妻赶救灌醒,携女急归,方离虎穴,命若丝悬,使臣未有不为女痛心者也。今李仁不行责子之过,转为遮怖,反诳奏陈。臣固可欺,岂可欺于皇上耶!治家如此,则政事可知矣。伏乞皇上削其职,惩其子,大正纲常伦理,使朝野知有国法,庶免效尤,臣女虽孀,没齿无怨。谨此奏陈,待命之至。

天子看完两疏,龙颜不胜震怒,即降旨着刑部将本内人犯审明。旨意一出,刑部即着役拘审。只因这一审,有分教:郎才女貌遂心欢,丑妇蠢男皆得意。不知后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篇:第十四回 执柯斧变成姊妹 验生辰分别尊卑

下一篇:第十六回 佳人才子大团圆 丑妇蠢夫皆遂意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文档

古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