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九云记 > 正文

第二十五回 西园新第两公主出阁 东楼寿席二佳姬入门

书籍:九云记作者:佚名 时间:2016-10-22 23:02:53

再说西园新第告成,天子悦喜,使钦天监涓公主出阁吉日,命丞相:“随意题若干匾对。楼亭馆榭,如可一日无有标题,宁不负花柳山水,倒没趣味幺。”丞相承命,出往西园,一头请了郑云镐,又与大哥哥杨少琏同众清客,大家前去西园,一齐入了园门,道:“我们先看外面,再进去周观,然后可便详细奏白了。”丞相先看秉正门。只见五间正门,上面简瓦、泥鳅脊;那门栏窗 ,俱是细雕时新花样,并无硃粉涂饰;一色水磨群墙,下面白石台阶,凿成西番莲花样。左右一望,雪白粉墙,下面虎皮石,砌成纹理,不落富丽俗套,自是欢喜。

遂命开门进去。只见一带翠嶂挡在面前。众清客都道:“好山,好山。”丞相道:“非此一山,一进来,园中所有之景,悉入目中,更有何趣。”众人都道:“极是。非胸中大有近壑,焉能想到这里?”说毕,往前一望,见白石嶙峋,或如鬼怪,或似猛兽,纵横拱立,上面苔藓斑驳,或藤萝掩映,其中微露羊肠小径。丞相道:“我们就从此小径游去,回来由那一边出去,方可遍览。

周京兄,同我连袂,评评倒是有趣。”郑云镐道:“与丞相那可连袂,恐伤体礼。”丞相道:“今日游玩,岂用俗套。”遂挽周京之手,逶迤走进山口。

抬头忽见山上有镜面白石一块,正是迎面留题处。丞相回头笑道:“诸公请看此处,题以何名方妙?”众人听说,也有说该题“叠翠”二字的,也有说该题“锦嶂”的,又有说“赛香炉”的,又有说“小终南”的,种种名色不止。丞相听了,便向周京拟好来。十三道:“古人说,编新不如述旧,刻古终胜雕今。况这里并非主山正景,原无可题,不过是探景的一进步耳。愚见直书古人』曲逕通幽『这旧句,倒也方便。”众人都赞道:“是,妙极,妙极!”丞相笑道:“不妨。”说着,进入石洞。只见佳木葱茏,奇花烂熳,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泻于石隙之下。再进数步,渐向北边,平坦宽豁,两边飞楼插空,雕甍绣槛,皆隐于山坳树杪之间。俯而视之,但见清溪泻玉,石磴穿云,白石为栏,环抱池沼,石桥三港,兽面衔吐,桥上有亭。

丞相与诸人到亭内坐了,问:“诸公以何题此?”诸人都道:“当日欧阳公《醉翁亭记》有云:有亭翼然。就名『翼然』罢。”丞相笑道:“『翼然』虽佳,但此亭压水而成,还得须偏于水题为称。依我拙裁,欧阳公句『泻于两峰之间』,竟用他一个『泻』字。”有一客道:“是极,是极。竟是『泻玉』二字方妙。”丞相道:“我嫌俗呢。十三兄,何不更思隽雅?”十三道:“丞相方才所说已是。但如今追究了去,似平常。当日欧阳公题醴泉,故用一『泻』字则妥。今日此泉也用『泻』字,似乎不妥,亦近粗陋不雅。求再拟蕴藉含蓄尤可。”丞相笑道:“周京兄之论,倒高一等。然则『泌芳』二字,近乎新雅幺?”十三道:“雅极,雅极。”众人都忙迎合称赞。

丞相道:“匾上二字既然,再作一付七言对来。”十三道:“美玉兄何无一句?”杨少琏也不谦让,又不思索,只四顾一望,念道:“绕堤柳借三篙翠,隔岸花分一脉香。”

丞相听了道:“哥哥咏得好。”众人又称赞了一番。

于是出亭过池,一山一石,一花一木,莫不着意观览。忽抬头见前面一带粉墙,数楹修舍,有千百竿翠竹遮映。众人都道:“好个所在。”于是大家进入。只见进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道。上面小三间房舍,两明一暗。里面都是合着地步打的牀几椅案。从里间房里,又有一小门出去,却是后园。有大株梨花,阔叶芭蕉。又数间小小退步。后园之墙下,忽开一隙,得泉一派,开沟尺许,灌入墙内,绕入墙风,绕阶缘屋,至前院盘旋竹下而出。

丞相道:“这一处倒好。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读书的,也不枉虚生一世。”说着:“十三兄,又说出议论来。”十三道:“取诸千百竿翠竹,匾以『潇汀馆』,似是妥雅。”丞相点头沉思道:“雅是雅。古的人每于竹榻上寝,必梦诗朋酒友。匾『梦友馆』,尤雅新的。”众人都哄然叫好:“对联又带睡思之意,方妙。”杨美玉(少琏)念道:“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周京称赞道:“茶熟棋罢之时,正合睡意了。”丞相点头。

遂引人出来,走不多远,忽见青山斜阻。转过山隅中,隐隐露出一带黄泥墙,墙上皆用稻茎掩护。有几百枝杏花,如喷火蒸霞一般。里面数间茅屋,外面却是桑、榆、槿、柘各色树,稚枝杂条,随其曲折,编就两溜清篱。篱外山坡之外,有一土井,傍有桔槔、辘轳之属。下面分畦列亩,佳蔬菜花,一望无际。

丞相笑道:“倒是比他处有些道理。虽人力穿凿,却入目动心,未免勾引起我归农之意。我们且进去歇息歇息。”说毕,方欲进去,忽见篱门外路傍,有一石,亦为留题之所。

众人笑道:“更妙,更妙。此处若悬匾待题,则田家之风一洗尽矣。立此一大碣,又觉许多生色。非蕩石湖田家之咏,不足以尽其妙。”丞相道:“诸公请题。”众人云:“方才郑世兄云,编新不如述旧。此处莫若直书『杏花村』为妙。”丞相听了一笑,道:“还少一个酒幌,只用竹竿挑在树梢头。更不必养别样鸟雀,只养些鹅、鸭之类,才相称。那』杏花村『固佳,只是犯了正村名。唐人诗里,还有『柴门临水稻花香』,只用『稻花斋』,倒还有趣。”又题一联,念道:“新绿涨添浣葛处,好云香护采芹人。”众人听了,越发同声拍手道奇。丞相引众人,步入茅堂里面,纸窗木榻,富贵景象,一洗皆尽。

丞相心中,只是欢喜,一面引人出来,转过山坡,穿花度柳,抚石依泉,过了茶蘼架,入木香棚,越牡丹亭,度芍药圃,到蔷薇院,傍芭蕉坞里的盘旋曲折。忽闻水声潺潺,出于石洞,上则萝薜倒垂,下则落花浮蕩。众人都道:“好景,好景。”

丞相道:“题以何名”众人道:“恰恰是『武陵源』三字也罢。”丞相笑道:“又落实,而且陈旧。”众人笑道:“不然,就用『秦人旧舍』即个。”杨少琏道:“越发背谬了。『秦人旧舍』是避乱之意,如何使得?莫若『蓼花漵』三字。”丞相道:“好。”于是进港洞,又有彩莲船四只,座船一只。又从山上盘道,亦可进去的。少琏同众清客,攀藤抚树过去。丞相亦泊舟,同郑十三登船,蕩漾进去。只见水上落花愈多,其水愈加清溜,溶溶蕩蕩,曲折萦纡。池边两行垂柳,杂以桃杏遮天,无一些尘土。忽见柳阴中,又露出一个折带朱栏板桥来。

丞相下船,众人由山上俱下来。大家度过桥去,诸路可通。

便见一所清凉瓦舍,一色水磨砖墙,清瓦花堵。那大主山所分之脉,皆穿墙而过。丞相道:“此处这一所房子,无味的很。”因而步入门时,忽迎面突出插天的大玲珑山石来,四面群绕各式石块,竟把里面所有房屋悉皆遮住,且一枝花木也无。只见许多异草,或有穿藤的,或有引蔓的,或垂山岭,或穿石脚,甚至垂檐绕柱,萦砌盘阶,或如翠带飘飘,或如金绳盘屈,或实若丹砂,或花如金桂,味香气馥,非凡花之可比。丞相道:“有趣,有趣。只是不大认识。”有的说是薜荔、藤萝。

丞相道:“薜荔、藤萝,那得有此异香?”郑十三道:“果然不是。这众草中,也有藤萝、薜荔。那香的是杜若、蘅芜。那一种大约是罗兰,这一种大约是金葛。那一种是金登草,这一种是玉露藤。红的自然是紫芸,绿的定是青芷。想来那《离骚》、《文选》所有的那些异草,有叫做什幺藿纳姜荨的,也有叫做什幺编组紫绛的,还有什幺石帆、青鬆、扶留等样的,见于左太冲《吴都赋》。如今年深岁改,人不能识。故皆像形夺名,渐渐的唤差了,也是有的。”未及说完,丞相道:“愚弟略虽领略,周京兄之这博古,可敬可服。”各人同声赞道:“郑世兄之博才名物,远不似我们的读腐了书的。”十三谦让道:“不可,偶记一二的,何足挂齿。”说毕,丞相因见两边俱是超手游廊,便顺着游廊步人。只见上面五间清厦,连着卷棚,四面出廊,绿窗油壁,更比前几处清雅不同。丞相欢道:“此轩中煮茗操琴,不必再焚香了。此造却出意外,必有佳作新题,以颜其额,方不负此。”众人说道:“莫名『兰风蕙露』贴切了。”一人又念一对,道:“大家批削改正。”道是:“兰麝芳霭斜阳院,杜若香飘明月洲。”又一人念道:“我也有一联,诸公评阅评阅。”念道:“三逕香风飘玉蕙,一庭明月照金兰。”丞相听罢,沉吟道:“此处并没有什幺兰麝、明月、洲渚之类,得倒不虚幺?”美玉笑道:“那不虚套。据我说的,匾上莫若『蘅芷清芬』四字,对联则是:『吟成荳蔻诗犹豔,睡足茶蘼梦亦香。』丞相笑道:“哥哥这又落套的『书成蕉叶文犹绿』幺?”美玉笑道:“李太白凤凰台之作,全套黄鹤楼。只要套得妙。”

众人道:“如今细评起来,方才这一联,竟比『书成蕉叶』尤觉幽雅活动。”说着,大家出来。走不多远,则见崇阁巍峨,层楼高起,面面琳宫合抱,迢递复道萦纡,青鬆拂檐,玉兰绕砌,金辉兽面,彩焕螭头。丞相道:“这是正殿了,是只太富丽了些。”众人都道:“要如此方是。虽然公主崇尚节俭,然今日之尊,礼仪如此,不为过也。”一面说,一面走。只见正面现出一座玉石牌坊,上面龙蟠螭护,玲珑凿就。丞相道:“此处书以何文?”众人道:“必是『蓬莱仙境』方称。”丞相道:“既是正殿,待两公主出阁,亲看自题,正合体面。”众人道:“丞相所教甚是。切当,切当。”说着,引人出来,再一观望,行至一大桥,朱栏横亘。

原来自进至此,才游了十之五六。丞相道:“此数处不能游了。虽如此,到底从那一边出去,也可略观大概。”俯看流水,如晶帘一般奔入。原来这河边是通外河之闸,引泉而入者。丞相道:“此乃刚才始过的,拟匾沁芳源之正流,可是『沁芳闸』”。一路行来,或清堂,或茅舍,或堆石为垣,或编花为门,或山下得幽尼佛舍,或林中藏女道丹房,或长廊曲洞,或方厦圆亭,丞相皆不及进去。因半日未尝歇息,腿酸脚软,忽又见前面露出一小院落来。丞相道:“到此可以歇息歇息了。”说着,一逕引人绕着碧桃花,穿过竹篱花障,就是月洞门,俄见粉垣环护,绿柳周垂。丞相与众人进了门,两边尽是游廊相接。院中点衬几块山石,一边种几本芭蕉。那一边一树西府海棠,其势若伞,丝垂金缕,葩吐丹砂。众人都道:“好花,好花。海棠也有,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好的。”丞相道:“这叫做女儿棠,乃是外国之种。俗传出女儿国,故花最繁盛,亦荒唐不经之说。大约骚人咏士,以此花红若施粉脂,弱如扶病恙,近乎闺阁风度,故以女儿命名。世人以讹传讹,都未免认真了。”众人都说:“领教妙解。”一面说话,一面都在廊下榻上坐了。丞相因道:“想几个新鲜字来题。”周京道:“此处蕉、棠两种,其意暗蓄红、绿二字在内,方可两全其美。就取红香绿玉之意,题以『玉香院』则个。”丞相道:“好是好,犹不免俗套。”说着再题一联来。周京念道:“绿裁歌扇迷芳草,红衬汀裙舞落梅。”丞相点头,便引人进入房内。只见其中收拾的,与别处不同,竟分不出间隔来的。原来四面皆是雕空玲珑木板,或流霞蝙蝠,或岁寒三友,或山水人物,或瓴毛草虫花卉,或集锦,或博古,或百福万寿。各种花样,皆是名手雕镂,五彩销金嵌玉的。一 一 ,或可以贮书,或可以设鼎,或宜安置笔砚,或宜供设瓶花,或宜安放盆景。其 式样,或圆或方,或葵花蕉叶,或连环半壁,真是花团锦簇,剔透玲珑。倏尔五色纱糊,竟係小窗。倏尔彩纹轻覆,如幽户。且满墙皆是随依古董玩器之形抠成的槽子,如琴、剑、悬瓶之类,俱悬于壁,却都是于壁相平的。众人都道:“好精緻,难为怎幺做的!”原来丞相走进来了,未到两层,便都迷了旧路,左瞧也有门可通,右瞧也有窗隔断,及到眼前,又被一架书挡住。回头,又有窗纱明透,门逕可行。及至门前,忽见迎面也进来了一起人,与自己的形相一样,却是一架大玻璃镜。转过镜去,一发见门多了,停住了脚。

有一人笑道:“老爷随此,从这里出去,出去是后院。出了后院,倒比前近了。”引着丞相及众人,又转了两层纱厨,果得一门出去。院中满架蔷薇,转过花障,只见清溪前阻。众人诧异:“这水又从何而来?”有一人奏道:“原从那闸起,流至那洞口,遥从东北山凹里引到那村庄里,又开一道岔口,引至西南上,共总流到这里,仍旧合在一起,湾湾曲曲,从那墙下出去。”众人听了,都道:“神妙之极!”说着,忽见大山阻路。众人都迷了路。那人笑道:“跟我来。”乃在前导引,众人随着,由山脚下一转,便是平坦大路,豁然大门现于面前。众人都道:“有趣,有趣。搜神夺巧,至于此极。”于是大家出来。

只见那丞相府跟随班头衙役们,一齐等候上来。丞相便坐了暖轿回府。杨少琏、郑云镐诸人骑马的骑马,坐轿的坐轿,各自回归。

次日,丞相入朝,俱奏新第之壮丽,大为富侈。天子大喜。

此时两公主出阁吉日,只在三日后。天子复命将作监同工部官员陈设的几案桌椅、帐慢帘子,并玩器古董,都是一处一处合式配就后,又有太监一同点起各样準备,然后排设齐整。一面筹明几宗,以便奏覆。妆、蟒、绣、堆,刻丝、弹墨,并各色?绫、大小帐子,一百二十架。五彩线络盘花帘子,二百挂。猩猩毡帘,一百挂。湘妃竹帘,一百挂。金丝藤红漆竹帘,一百挂。黑漆竹帘,一百挂。都全齐整。椅搭、桌围、牀裙、枕套、每分二千二百五十件。外他炉鼎盒、古董、砚架、砚屏,诸小小物件,不可殚记。太监一一照点。

又有几个太监来审,先看入门方向,何处更衣,何处燕坐,何处开宴,退息之所,一一审视。又带了多少太监,来各处关防、围幕,指示排铺。又有五城兵马司打扫街道,撵逐闲人,俱是停妥。真个是帐舞蟠龙,帘飞绣凤,金银焕极,珠宝生辉,鼎焚百合之香,瓶插长春之蕊。

及至吉日早辰,一大太监带领各司官员,执事人等,周回再审齐整。又少顷,外面喧聒、马跑之声不一。俱是许多太监先至,方按方向站立,静悄悄,雅雀无闻。又有两个太监一对儿先来,继又绣幢宝盖,许多仪仗。后面八个太监抬着金顶鸾轿两度,一般威仪。此后许多彩轿,或八人抬着,或六人抬着,并是彩嫔、保母之类。又有多少宫娥,各捧着香鼎、香巾、秀帕、拂尘之属。鼓乐满街,一如前番出宫行礼时。过来,入了门,下轿进堂。最后秦淑人,又如前仪,陪后同人。

然后丞相魏国公,摆列麾下各官,坐着大轿,鸣锣张伞,来到外舍。至滴水帘前,落下轿。手下各官,两傍拥侍。丞相下轿,上堂。然后有一带开路传事官,稟告道:“退出。”人众一呼千诺,肃然退出。

于是入于内堂。两公主、秦淑人刚才俱在正堂。丞相进了旧第,奉还詹事、庾夫人。贾孺人又陪庾夫人同至。众家人、宫娥们,已设宴筵进稟。须臾端上,摆列几桌。詹事庾夫人各自欢喜。丞相、两公主陪席,各自用过。众宫娥再撤家伙。漱口,净手,茶毕,各自散坐,复各自相携,游玩一会子。及至掌灯时候,俱自散去。一宿无话。

次日,两公主、秦淑人、贾孺人,一同早起梳妆,诣庾夫人寝所,各各请安、侍坐,说些家常事务。将焉退还,兰阳随英阳同到屋里坐下,英阳道:“今日月晦,太太寿辰也近了。大家可预先打点礼物寿单,準备宴筵。这是咱们头一番的孝敬,可不是与妹妹讲讲妥停幺?”兰阳道:“妹妹今才的为是,随至姐姐了。如今趁着还有好几天的空儿,礼物咱们各宜随意孝敬。当日如何请宾,如何开宴,那处听戏,又是什幺顽意儿,并使春娘照看妥当,庶无一事当差错呢。”英阳道:“妹妹之言,很是。”说犹末了,秦、贾两人都来了,坐下。英阳遂将此话说与春娘,春娘道:“总依娘娘之教。”又说些闲话,各还。贾孺人自是日请宾,委了杨少琏,稟过丞相,宴席、听戏、顽意儿,俱各整备合式了。

及至四月初五日,庾夫人诞辰,丞相又先将上等可吃的东西,稀奇的果品,装了十六大捧盒,输上。詹事早已入于内堂。

丞相、两公主,秦、贾两娘,都朝上行了礼,然后依序坐下,各献礼敬之物。又张太傅、谢少傅、郑司徒、驸马都尉李公、叶学士、王学士、诸亲家,都送了寿礼。丞相一一收奉庾夫人座前。庾夫人命老莲、钱妈们,收在帐房里,礼单都上了档子上,以便照检回礼。丞相又使当直的,各家之来人照例赏过,都吃了饭去了。

于是大家都吃了饭,漱茶毕,庾夫人同两公主、秦淑人,往园里东楼上听戏去。楼上都设帐慢、椅桌,摆大宴,都是贾孺人支使的。英阳又自郑府孝敬许多肴盒饼膳以来。兰阳又自御厨供端输几架珍羞来,自然是疱凤煮龙,肉山酒海。秦淑人又找了一班小戏儿,并一档子打十番的,都在面前戏台上预备着。大家热热闹闹。

走堂的自外告了:“郑司徒、李都尉诸老爷,坐轿临门。”丞相出了外堂,忙出二门外,迎接上堂。郑司徒、李都尉係是岳丈,谢少傅又是姨舅,让了上席。张太傅、叶、王两学士,俱係丈辈,又二席让坐。丞相东头陪席。太傅诸公,俱以丞相是公侯之尊,相让久之,分宾东主西坐下。杨少琏、郑云镐又在书房对席,各自献茶。

是日,天子知是庾夫人生朝,命光禄寺设大宴输送,敕赐梨园乐来。太后娘娘命太监赏赐彩缎珠佩之属。丞相陪庾夫人,同两公主下庭谢恩,款接太监,赏银一百两送回。

此时,一门荣耀,园子里鼓乐喧天,舞袖飞云,尽日燕乐。

西日将斜,丞相重新杯酌。过九巡,郑司徒诸公俱起身告别。

丞相出门陪送,唯郑云镐说说话儿。

丞相复入庾夫人膝下,陪席说笑话。秦淑人前来,向庾夫人道:“太太在那里吃饭,还是这里吃饭,还是归房里吃去?有小戏儿现在预备着呢。”庾夫人向英阳道:“这里很好。”贾孺人就吩咐媳妇、婆子们快摆饭来,门外一齐答应了一声,各人端各人的去了。不多时,摆上了饭,大家都用过。

茶罢,忽有门子传告道:“门外有两女子到前请见。”丞相料是必也桂、狄两娘子此时来到,稟告詹事、庾夫人。

未知两女子是谁?又如何进门?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篇:第二十四回 英阳主讳名贬郑氏 魏国公假病说鬼话

下一篇:第二十六回 举贤良杨少琏登第 求直言郑云镐陈疏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文档

古典小说